皮里岔

溜了溜了

【周叶】天鹅 (上)

{【双叶】十五天} 的系列文,链接仍然不会做,自己找吧,就是上一篇😂

其实不看十五天也没关系,不影响阅读。
 
  
  
    
  
00

百度:

如何杀死一个人

01

小偷先生其实主业不是小偷。

小偷先生做各种事情。白天搬水桶,送外卖,做侍应生,晚上偶尔还到酒吧去陪酒。小偷小摸什么的,是时机成熟,手心痒痒,偶尔为之的举措。

但我们在这里就姑且称他为小偷先生吧。

小偷先生年方十七,未成年,有的是好皮囊与高个子,故出去糊弄糊弄人,还是没问题的。虽然少了一副口才,不怎么爱说话,但这其实关系并不大,对不对?

毕竟有的是人傻钱多的女士喜欢嘛。

做这些事,小偷先生是不大在乎的。他在一群年龄可当他妈妈的女人里面腼腆带笑,心里除了埋得很深、显得很浅的恶心与嘲讽之外,剩的是荒无边际的麻木。

像是一汪死水上面浮着的油花。

这有什么关系呢?

这有什么关系呢。

小偷先生在香水,胸脯与钞票中,渐渐地就释然了。

或者说,渐渐地就习惯了。

03

杀手先生主业就是杀手。

兴趣爱好,兼职零工:打游戏,打游戏,打游戏。

杀手先生年方二十七,青年才俊,相貌还行。上天给了他一副好口才,后天成就他一身好本事,我们的杀手先生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蹦蹦哒哒许多年,鲜少有翻车的经历。

至于为什么走上这条道路呢?家境不好?被拐卖了?入了邪教?

唉,说到底啊,杀手先生深沉地点燃一支烟,陶醉地吸了一口,腮帮子扁下去,如同一条委屈的鱼——还是因为爱与正义啊!

说这话的时候,小偷先生正在一旁玩手机。漂亮地手指噼里啪啦地戳着屏幕,略长的指甲敲得屏幕噼里啪啦响。

杀手先生便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默默地吸着烟,眼珠子滴溜溜地在小偷先生身上打转。

终于,一局打完了。小偷先生甩甩手,刚抬起头就被一只爪子捏住了脸。

“真帅。”

杀手先生笑着说。

小偷先生也笑了,眉目弯弯,愉悦浅浅。

他放下手机,手抚上杀手先生的脸颊,探过上身去亲那片淡粉色的嘴唇。

白色的被子滑下来,露出一个背的暧昧红痕。

04

两人拥抱着,如同天鹅,如同大树。

但在两人都看不见的地方,

小偷先生翻了个白眼,

杀手先生嘴角带笑,眼里却透着漫不经心。

05

两位好先生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

那天,小偷先生恰好闲着,便到吧台点了杯淡酒。说是淡酒,一口下去,苦的甜的辣到胃里。小偷先生难受得眯上眼睛,好半天才缓过来。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那红头发的调酒师小姐似笑非笑的表情。

“大男人了,喝什么小姑娘的饮料。来杯辣的,姐姐请你。”

小偷先生朝她翻了个白眼,然后要了根吸管,小口小口地啜起来。

反正请客,不要白不要。

到了这个点,酒吧一般都是非常热闹的。外面的夜凉薄,里面的夜荒诞。女人摆着臀,男人吹口哨,音乐轰轰地炸,钞票哗哗地飘。

处处透出一股子末日般的疯狂。

相比起来,小偷先生就近乎冷静了。他埋着头,盯着那杯桃红色的酒,眼神是空的。

雪白的牙齿叼着吸管,老半天,酒才下去一半。

耳边的嘈杂在这时候就像胶墨,结在一起又变成了不安分的气流,暖气似地往上走。气流慢慢升到比屋顶还要高的地方,在空间上仿佛变得非常遥远。

好像是人鱼蜷缩在海底,脑袋正顶是人类忽远忽近的谈笑。

耳边渐渐只剩下淅淅沥沥的气泡声。

06

小偷先生是被一浪浪掀翻屋顶般的起哄给拍回现实的。

仿佛气压骤然升高,嘈杂的大气一下子全压下来,把人都要摁扁半分。

眼球一晃长出一粒焦距,皮肤起了好几层鸡皮疙瘩。他忍不住发抖,抖得牙齿都在颤,也许是因为陡然回到凡世的超重感。

怎么回事?

哦。

这样。

酒吧的最高点是一个舞台。现在,有两个人在舞台上热切拥吻。

——两个男人。

矮个子搂住高个子的脖子,高个子揪住矮个子的头发。

亲得狂野,亲得忘情。隔着这么远,都仿佛能听见唇齿交缠的啧啧水声。

尖叫声几乎要盖过音乐。在这热闹的空气里,小偷先生也被调得兴奋起来。

看这年轻人,不知不觉的,一只脚尖已经滑下来点到地上了。

“哎,这两人居然搅一块去了?”

调酒师小姐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她托着下巴,眼睛望向那交缠的两人,语气里尽是不可思议与感慨。

“这两人在这片都是很有名的人,之前都不怎么见他们来往,这会儿竟这么黏糊啦?”

“我倒知道叶少是个0号,可没想到韩少,这么正经严肃的人,竟喜欢操男人的屁股……”

这话怎么越说越不对劲了。小偷先生不禁皱眉,肚里的一口酒气却在张嘴欲语的一瞬间咕噜噜地打转上涌,势如破竹般,一路哽到了喉咙处。

胃里一绞,小偷先生一声干呕,晚饭的腥臊味一下子全扑了上来。

哪里不对——他立刻放下酒杯——愤然离席般地,在调酒师小姐不满的目光里,跌跌撞撞地跳下椅子,捂住嘴冲向厕所。

07

“呕——!”

08

……

意识率先苏醒了。

小偷先生坐在冰凉的瓷砖上,背靠一个马桶。马桶的水里悬浮着奇怪的棕黄色固液体,被稀释的酒臭和胃酸仍然冲人。

一睁眼就被灯光狠狠地刺了一下,小偷先生立刻重新闭上眼睛。橙黄色的一片色彩糊在眼皮上,浓稠的,流动的。

不该喝那么多酒。

小偷先生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意识却还来不及反省,可见他此时多么迷糊了。

迷糊到过了许久,那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喘息,才不至于左耳进右耳出,总算飘了一部分到大脑里。

“啊……哈……嗯啊……”

“哈……哈啊……”

“呜……!”

……什么声音?

即使陪酒,即使不那么纯情,归根到底,小偷先生还只是个与左右手相伴的小处男。混沌的大脑和人类的羞耻心过了好一会儿才联想到不那么纯情的方面——不会是在……吧?

“呜呜呜……啊!”

说不上是愉悦还是痛苦的呜咽声陡然拔高,之后又渐渐低了下去。肉体的碰撞拍打声和着水声溅到他耳朵里,又溅到他心里去。

小偷先生愣了许久,然后低头。

小兄弟顶着裤子和他面面相觑。

唉……

小偷先生在心里叹了口气。

手摸向了拉链处。

09

轻拢慢捻抹复挑。

……

大珠小珠落玉盘。

10

幸好酒吧的厕所比较高级,还是有卷纸的。小偷先生不用费太多的时间,就把自己的子子孙孙给收拾干净冲马桶里了。

隆隆的冲水声响起,水作龙卷风状地往洞里钻。水潮散去,深处还饱了打嗝般地吐出一两点碎渣。

小偷先生被那声音震到了,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现在貌似不应该发出声音吧?

哎,管他呢。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酒精带来的刺激还残留在神经中,令人燥闷。小偷先生努力去听隔壁的声响,只听得轻轻的喘气声,很轻却很深,估计是做完了,在缓冲吧。

小偷先生在心里挣扎一下,还是被那股强烈地想要洗脸的冲动给打倒了。

他扶着门,像个老头般慢吞吞地站起来。久坐的眩晕感不太好消化,小偷先生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眼前恢复清明。

推开门,东张西望,没人,好极了,迈腿出门。

直到走到洗手台前,小偷先生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不对啊,他为什么要躲?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在这里败坏风俗。

想到这里,小偷先生才觉得胆子壮了一些。对嘛,我在这里洗脸本来就是理直气壮的,你们在里面搞来搞去,不举报你们就算了,还想让我退让?

哼。

拧开水龙头,水坠下来,打得洗手台哗啦响。

小偷先生接了捧水,把镜子里灰头土脸的自己收拾一下——能勉强见人了。又抹了把脖子,漱了漱口:咕噜咕噜——这下,自内而外都清爽了。

挂着满脸的水珠,小偷先生抬起头来,往镜子里看。

镜子里的那个人,穿着灰色衬衫与牛仔裤,虽然现在衬衫变得皱巴巴的,但不妨事,回头熨一熨就好了。

头发蓬乱,这也没关系。拿水先救救急,回头再好好打理。

有点小胡渣了——这个还是留着吧,剃了显得太年轻,恐怕会惹麻烦。

但……

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小偷先生怔怔地望进镜子里那个人的眼睛。

那扇心灵的窗户,近来像是蒙了层尘土般,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有家回的读书少年郎明亮的双眸了。

11

但。

他垂下头,面无表情。

……或许,这个也不见得是最重要的吧。

12

很巧的,就在小偷先生整理好自己,打算出门之时,那对偷腥的小情侣也终于完事了。

吱呀一声,身后的门开了一条缝。小偷先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从镜子里瞅见一条包裹着黑色长裤的腿蹬开了门。

小偷先生不知为何,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电视里的人透过屏幕飞出来的感觉,虽然没有贞子那么可怕,但惊悚还是有的。

更何况这电视播的还是成人台呐。

这胡思乱想的当儿,门后便一晃晃出了一个人。小偷先生低着头,装作没看见他,却从镜子里偷偷地瞄。

那人身材高大挺拔,寸头,两抹浓眉下深嵌着对天生带着点凶劲儿的眼。这么粗粗地扫过去,小偷先生便对他的眼睛印象很深刻了——全身的气质都是从那地方泄出来的。

这不怒而威的——小偷先生不禁联想到了调酒师小姐说的那个“韩少”。但这是“正经人”吗?正经有挺多意思的,不知调酒师小姐指的是严肃还是正义?

反正他看起来挺不正义的就对了。

小偷先生一眼看下来这么多想法,却都是一晃晃过的。第二眼过去,他才注意到,这男人怀里还睡着一坨人呢。

嗯??

成人小剧场的女主角?

可是……这……这,这好像不是女主角啊?

小偷先生内心突然就波澜了。

感情这成人电视台播的还是GV啊!

所以说……他在脑子晕晕乎乎的状态下,听着男人的叫床声,没有感觉到不对,不仅硬了,还射了?

十七年小处男突然就懵逼了。

13

哎……我的腰啊……

杀手先生懒懒地睁开了眼睛。

就看见洗手台的镜子前,一个小男孩带着点伪装的不知所措。

太明显啦,这伪装就像块遮羞布一般,只是没有直剌剌地盯着,避免了尴尬罢了。

杀手先生觉得有趣,又觉得这小孩有点莫名的眼熟,便露出了脑袋,朝他微微一笑。

可惜没来得及看见那小孩的表情,就被韩文清把头给摁下去了。

“睡你的觉去。”

真是个没有情趣的男人,杀手先生想。

真是个四处惹桃花的男人,韩老大想。

14

那惊鸿一瞥就是两人打的第一个照面。

此后的很久,不管闲暇或是繁忙,小偷先生都会时不时地想起那双眼睛。

好熟悉……在哪里见过吗?

15

此后,又过了三个月。那次荒谬的照面都快翻过页了,才等来两人的第二次见面。

“川云,有人找!”

生意到了,小偷先生迎上去,走到半路,却被经理给拍了一下。

“?”

“嘿,好好干!”

经理脸上的褶子堆积起来,挤着脸上的油光,腻出了一个狡猾的笑脸。

怎么回事?

忐忑地推开包厢的门,门缝如同一张越张越大的嘴,到了某一瞬间,一下子吐出一个小偷先生永远想不到的人。

——成人台的0号男主角。

那人正斜斜地倚在沙发靠背上,没个正形。嘴里叼着一根烟,他屈出两根好看的手指虚扶着。

烟雾袅袅,模糊了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小偷先生的大脑停机了一瞬间,反应到身体上来就是呆了一下。

怎么是他?

听到开门声,那人若有所觉,抬起头来。

“来啦。”

懒懒的笑浮起来,如同茂盛的绿藻般,瞬间蔓延至整个湖面。

——霎时便掩住了内心真正所觉。

16

“惊喜吧?没想到吧,哈哈。”

“……嗯。”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啊?感觉你特眼熟。”

“……嗯。”

“你今年几岁了?”

“二十三。”

“那你得小我几岁。你叫什么?”

……周泽楷。

“周……云。”

“小周你好呀,我叫叶修。”

17

那天晚上,周泽楷坐着,听叶修唱了一晚上的歌。

唱到最后,叶修跌坐到地上,呆呆地,眼里没有一滴泪水。

只有乐声淙淙地从黑色的音箱里流出来,溺满了整个房间。

18

韩文清死了。

这是在那个夜晚后的一个星期,周泽楷从红头发的调酒师小姐那里听说的。

“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大家这么说。

众说纷纭,周泽楷心里却渐渐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像是走出危耸入天的大楼,抬头,倏然发现远方的天,无尽的乌云沉沉压着大地。

19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梦回小时候。

梦里,他躺在床上,处于醒与不醒之间,眼前眯缝的空间拉扯出虚幻的现实世界。

一双漂亮的眼睛,澄澈透明,带着一丝诡异的熟悉感出现在了他的梦中。

周泽楷闭着眼睛与他对视了很久。

——他从小就对别人的眼睛很敏感的。

然后一双手搭上了他的脖子。却是塑胶的触感,有种令人毛发倒立的黏滑。

但最后,那双手还是放开了。

有人帮他掖了掖被角。

很舒服……秋凉不钻裤腿了,小小的周泽楷很快陷入了黑甜乡。

20

天亮了。

周泽楷起床。

一睁眼,看见阳光浮在淡蓝色的天花板上。

家里一片死了一般的沉寂。

“爸爸……”

“妈妈……?”

21

天亮了。

周泽楷醒来了。

面对着逼仄的房间,结了蛛网的墙角,他浑身冷汗。

——他从小就对别人的眼睛很敏感的。
   
   
   
   
   
tbc
  
  
  
  
本来想一发完,但居然写了这么多……还是算了吧,下一篇尽量在六月前发出来。

起名废本来想叫二十一天的……想想有上下,还是算了。(上一篇就是因为刚好写了十五节才叫十五天的,mdzz)

于是随便一翻,就决定叫天鹅了。(≖_≖ )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