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双叶】十五天

00

——砰!

01

“啊……”

“哈啊……”

叶秋突然睁开眼睛,在意识清醒过来之前。

眼皮撑起了一眼白的血丝,血丝缠着空洞的眼黑,眼黑深处卧着头濒死的兽。

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眼前亘着树影与夜,身边歪倒着一个醉汉,嘴里还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坐在这里的呢?

叶秋头疼欲裂,偏脑子生了锈一般,锈水泛着黄吱吱地从缝隙里喷射出来,灌满了他乱麻般的大脑。

太阳穴突突地跳,每一跳都带着钻心的疼痛狠狠叩击着那个点,叶秋不禁痛得呻吟了起来。

“啊……”

“哈啊……”

“好疼啊……”

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呢?

02

……叶修呢?

03

咕噜噜噜噜……

深蓝色的海,浅蓝色的天。

悬在天上,看过去是一深一浅,

悬在海里,却只能于一片蔚蓝里往上看到淡金色的光束。

像是天沉到了海里,光又浮在了海上。

往下却仍是黑深深的渊。

——如此纯净又妖异的画面。

04

哦,上完班,我就走到这里来了。

叶秋把头埋在手里,胳膊叠着大腿,额头抵着膝盖,紧紧地闭着眼睛,小口小口地深呼吸,才缓和了一点头疼。

哦,我记起来了。上完班,我们出去聚会,

聚会结束了,我就走到这里来了。

我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呢?

……叶修呢?

“明明喝不了酒,偏偏还要逞强。”

“叶秋啊叶秋,爸妈怎么不起名你叫叶球呢?”

05

叶修?

是叶修吗?

06

咳!

咕噜噜噜噜……

气泡受了惊一般在水中乱窜,惊慌地从中心向四周迸开,如同疯狂蔓延生长的蓝色藤蔓,在开花之前,炸成了无数气球碎片。

挣扎只会让更多的水溢入口鼻。但我为什么还在挣扎?

太多的海水呛进来,也许有咸味,但味觉已经来不及感应了。

人类的思考能力丧失了。

一把火和一口水同时在喉咙里燃烧起来。

水点燃了火,盛火燎原。

07

叶秋愕然地抬起头。

叶修站在他的正对面气呼呼地瞪着他。

“哥……”

“你怎么在这里?”

意识率先感觉不对,心脏却漏了一拍,汹涌的感情被堵了一下,在下一秒瞬间聚成更大的浪将人淹没。

所谓理智在这样的力量前显得微不足道。

“浑蛋……”

“好想你……”

有很多水从眼眶里滚了下来,而叶秋不承认这是眼泪。

——可能是他出了点问题吧。

关于脑子和情感,心脏和眼睛。

叶秋不敢抬头看他的哥哥。

好像多看一眼这个人就要没了一样。

08

回家吧,叶秋。

09

……我们一起吗?

10

也许,

液体和气体大多时候是可以相通的。

我相信大海是区别于陆地的另外一个世界,在这里,海水才是空气,烟雾是无法存在的。

来,就像这样,张开口,哈……

咕噜噜噜噜……

一缕轻烟从齿缝嘴角飘散而出,悠悠地,在蓝色的空气里透着模糊的水红色。幽蓝与桃红纠缠在一起,显得暧昧又甜蜜。

仿佛有人在老相机的滤镜下,发根滴水,半敞衣衫,大口大口地抽烟。

小孩子在水里不敢睁开眼睛,

我却奋力瞪大,如同新生儿一般注视着这个诡秘的宇宙。

11

酒精和糖浆冲淡了墨块一样的紫黑色的夜。

叶秋前方的那片天微微地亮了,晕出一种渐变的色彩,像是一杯带着点度数的甜酒,或许是可以醉人的。

微光里,先是一只厚脸皮的小雀试探地喳了一声。

有声音去应和。

咋咋,喳喳,唧唧唧唧,嘎啦啦啦。

然后万物才后知后觉地伸起懒腰——啊——舒服。

叶秋笔直地坐在椅子上,身边是渐渐脱去死寂的万物之声,还有叶修。叶修随意地靠在椅背上,胳膊搭着铁扶手,嘴里没调地哼着儿歌。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原本躺着醉汉的地方坐着一个叶修。醉汉呢?醉汉歪扭地躺在地上,衬衫还崩了一个扣子。

“爸妈很挂念你。”万物的嘈杂与寂静中,叶秋突然开口,声音是说不出来的冷静。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他们在等你回家,天天地等。”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真得意……”

“你想什么时候回去啊?”

——“不知怎么呼噜一声……”

“那些事情,已经不用你去背负了……”

——“……摔了一身泥。”

“……可以原谅吗?”

“……”

“叶秋。”

“嗯?”

“是咕噜一身泥还是呼噜一身泥来着?”

“我记得是咕噜。”

“哦。”

12

叶修和叶秋同坐在一张公园的长椅上。

叶秋左,叶修右。

两人之间隔了一条隐形的线,笔直笔直的。

谁也不可以越过那条线。

13

“你奶奶的……”

醉汉醒了,睁着迷蒙的醉眼愣了好久。

他看向叶秋,龇牙咧嘴地要坐起来。

“是不是你小子把我搞下来的!”

叶秋面无表情地看着醉鬼,而叶修噗嗤一下笑了。

醉汉试着要坐起来,踢蹬了一下腿,却把裤子蹭得乱七八糟,然后头一歪,竟又睡过去了。

“真是个瞎子。”叶秋皱着眉头。

“那可不一定。”叶修却扭过头看向他的弟弟,眼神是一往的温柔,盈满了温水般的笑意。

如同阳光一般直视黑夜。

“你知道的……”

叶修慢慢靠过来,眼睛黏在叶秋身上,嘴角微翘,而叶秋岿然不动,宛如一座雕像。

“我只是……”

仿佛一口热气若有若无地吹在一个即将冻死的人的身上,叶秋突然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一阵寒意从脚底瑟到头顶,叶秋难受得眯上了眼睛。

待到叶秋再睁开眼时,身边之位已然空空如也。

醉汉在脚边轻微地打着呼噜。

13.5

我还是闭上了眼睛。

像一朵花瓣一样,拖着光影般红色的尾巴,慢悠悠地落到了最深处。

只是睡一下……睡一下吧。

地上那些事,暂时都跟我无关了。

我只管睡我的觉就好了。

14

旭日东升,清澈是晓光,瞬间流满了空气。鸟雀欣喜得欢呼起来,蝉燥在头顶。

叶秋在椅子上坐了一宿,直到天亮。

路过的老大爷手里提着豆浆油条,脚步一顿,眼睛在他身上溜了一圈,又在醉汉身上溜了一圈,然后叹着气走开了。

“现在的年轻仔哦……”

而叶秋岿然不动,宛如一座雕像。

口袋震动起来,手机来消息了。

雕像裂了痕,叶秋的表情也裂了痕。他咬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手搭上口袋。

——“捞到了。”

叶秋盯着那条信息看了很久。

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突然感到口干舌燥。

15

十五天过去了,我的哥哥终于不再当一条美人鱼在海底遨游了。

他好歹还是来找我了。

后来,我刮掉了我的胡子,剪了一个很帅的发型。

他慢慢地不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悄无声息。

我开始玩起了电脑游戏,就是以前哥哥最喜欢,却没来得及玩的那一款。

每个星期我都会给他送一束花。

叶秋啊……

每个独自醒来的早晨,我都会告诉自己,

生活还是要往前走的。

你要学会被原谅。

END

……

……

……

15.5

后来的后来,在和哥哥一样沾上了双手血腥,为他报仇的后来,我渐渐地不再按时打理自己的头发,渐渐地不爱出门,开始窝在房间里成天成天地打游戏。

我开始学习抽烟。

我开始学习眯着眼睛微笑。

我把西装都收起来,压在箱底。

我开始在别人问及自己姓名的时候,告诉别人,我叫叶修。

叶秋啊……

每个独自度过的夜晚,我都会告诉自己,

永远不要尝试被原谅,

永远不要试着解脱,

——你才是最该下地狱的那个人。

你必须永世铭记。

END2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