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王叶】十六岁那年我比你大一倍 (2)

03

叶修少有这样低声下气的样子。撒娇?撒娇是什么,服软是什么,叶修活到这么个年头总算知道了。几年前在棍棒下闭着张蚌嘴的后果也无非是被打得屁股开花,但要是现在还犟的话,后果就是王杰希担着了。

王杰希和叶家的关系本就是半尴不尬的,和叶妈妈还算是远房亲戚,但于叶爸爸说?叶爸爸本就不喜欢这个什么表姐家的野孩子,近几年更是变成了“前妻”表姐家的野孩子。收养个孩子不算什么,但他为什么要呢?活像他还活在过去不能释怀一样。

好在叶修还算是脸皮比较厚的,也不至于被这么点小挫折给打倒。总之最后叶爸爸还是同意收养,只不过估计叶秋的功劳也不小就对了。

可能也是于亡妻过往,心怀一丝说不清的亏欠吧。叶爸爸就是大男子主义,但在这种方面也不能说不是一件好事。

文书发来,一切敲定那天,叶修大手一挥,当即决定带着王杰希去下馆子。

“走着!”叶修捎上手机和零钱和王杰希,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了。

四点半,时间半早不晚,肚子半空不空。但叶修什么人,多少年来饮食混乱,胃病也算是老朋友了,你要他两点吃饭都不成问题。

王杰希……?王杰希没意见的吧?叶修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个问题,但既然已经出门了,又选择性地忽略了。

节假日的天也只是在愉悦人的眼里显得格外蓝罢了。而今天天气还算不错,凉爽却不显阴冷,偶然一阵风飘来,挟着间间歇歇钻袖口的寒意。叶修吹着口哨走在前头,王杰希踢着落叶随在后头。

到了公交车站,叶修凑过去研究路线图,王杰希也凑过去看。但是去哪儿吃饭,叶修心里有数,王杰希却一点概念都没有——除了知道是一家西餐厅之外。

这么研究也研究不出什么来,王杰希就开始研究叶修的脑袋,叶修的耳朵,叶修有点蓬乱的头发,还随手帮叶修挥掉了肩膀上的一只苍蝇。

“嗯,干嘛?”叶修恰好回头,就看见王杰希在他背后打哈欠一样甩手。

王杰希一惊,下意识触电一样把手缩回去,叶修却已经回过头直起腰来眺望了。

叶修根本没把他这点小动作放心上。王杰希默默地嚼着这个事实,但也只是嚼着。要他尝出什么味道啊,苦?甜?涩?酸?没什么味道的。顶多是蜡味儿。王杰希便还是默默的,把这事实给吞下去了。

就像是一口水猛地咽下去,被噎着了,接着一口气涌上来,断断续续地打成了悠长的嗝儿,还带着些许午饭发酵的怪味,让胃一下子难受起来。

远远街角的红绿灯估计到时了,斑马线上呼啦啦又涌过一小波不甘心的人,车子嘟嘟地鸣起喇叭,把空气也给燥了半角。很快,马路就被车流给切成两半,斑马线这头仍在巴巴地瞪着那头。

王杰希看着洪水被塞进管子一样涌过来的车流,突然感觉脊背发凉,一阵寒意从尾椎骨一路瑟到头顶,鼻子猛然一酸,打喷嚏的意思就这么欲语还休地吊在了喉咙深处。

他捏紧鼻子,下意识地往叶修背后走,却被叶修顺手捞住,还揉了揉头。

叶修是曲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疑惑哪趟车呢。

“大眼儿,你眼睛大,看看,远远那车是529吗?”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呼——在叶修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吞下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04

“哇,眼睛真大!”叶修早早就听闻妈妈要带一个小弟弟过来,这会儿一见也是挺新奇。

“小弟弟叫什么呀?”叶修就像每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感到兴奋,俯下身来凑着王杰希东看看西看看,“王杰希?Jessica吗?你好啊,我叫叶修,是你的大哥哦!”

叶秋也早早从房间里钻了出来,好奇地打量着王杰希。王杰希当时大概六岁,头发也许是长时间没有打理,发尾柔顺地贴在了脖颈处,刘海则被拨成两半撩开,免得遮住眼睛。

不淡不浓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明亮的眼睛,乍一看好像还有点一大一小……

叶秋还矜持地要观望一下他究竟是不是有双传说中的大小眼,而叶修已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了,“哈哈哈,杰希你有双大小眼诶!”

王杰希当时怎么想的?

诶,一个六岁的小孩子,丧母,法律纠纷,倒时差,赶飞机,搬家……接踵而来的,不是一个稚儿所能承受的重量压在了身上,对新家的憧憬早就被冲掉一大半了。

无论是十六岁的王杰希还是十岁的王杰希都不大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实话说吧,他那时候可能连哪个是叶修哪个是叶秋都分不清楚呢。

王杰希呆滞,叶妈妈可一点也不愣着:“哎,叶修你先帮我把箱子里的衣服丢洗衣机里,叶秋你去清个房间出来——真是老了!都忘了叫你们先整个房间出来了!”

“杰希啊,你今晚要么先跟哥哥们睡吧,阿姨得出去办点事,待会可能不回来了。”叶妈妈在原地无意义地跺了几下脚,才像是决定什么一样蹲下来,心疼地摸着王杰希的头嘱咐,“哥哥们要是玩电脑吵到你了,你就打电话告诉阿姨!”

“偏心啊大姐!”叶修正抖着衣服呢,听及此,夸张地撅起了嘴,“你这样说,我就不高兴了,我不高兴我就要虐待弟弟了!”

“别胡说!”叶妈妈突然严厉起来,呵斥叶修,“反正你今天要是敢对弟弟敷衍了事,我立刻把你电脑给砸了!”

“啊我像是那种人嘛!”叶修没想到妈妈会突然凶起来,也是真有些不高兴了,“不用你说,我也会好好带他的。”

叶秋见气氛有些僵,和事佬特性原地复活。他抱着一大摞床单从房间里探出头来,佯怒般横着插了一句:“妈!你不知道,哥可期待这个弟弟了,他还说我不算弟弟,顶多算个小跟班呢!”

叶妈妈这才缓和下来,只气呼呼地瞪着叶修,可叶修才不理她。他径直走到王杰希跟前,愁苦地搂住他的脖子就是一阵唏嘘叹息:“唉!杰西卡,我妈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看来只有我们两个苦命鸳鸯,远走高飞,独自生活啦!”

昏昏欲睡的王杰希万脸懵逼起来,发生了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叶妈妈总算憋不住了,噗地就笑了出来。

“坏小子!”

北京时间十九点,橘黄色的暖光温情又暧昧地披在人的肩上,空气中的尘埃淡得不可见,但它确是飘到了人的鼻子里,平和得让人想打呵欠。

外面当时在下着雨。窗户上趴了很多敲碎的雨珠,它断成一截又一滩往下滑,半滴聚半滴,最后凝成一颗巨粒,折着城市里的夜灯,璀璨又华美地碎成无数晶粒,像是折射着假象的玻璃一样,碎了,扎得人血流不止。

窗里面大家在笑,却渗入了点局促不安的因素,像尘埃一样,是难以发觉的。

马上就要十四岁的叶修也不会想到,再过几年,就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一起生活了。

tbc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