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王叶】十六岁那年我比你大一倍 (1)

注意:双数章加#是回忆,单数章是现实。

感情可能比较朦胧,主要想讲老叶的成长与担当和大眼的成长与担当,亲情爱情看发展,细水长流类所以一次更两节,比较少,有私设。

不想吐槽这奇怪的题目……

——————

01

初春,这座南方的城市天气还是冷的。人们走在路上,无论逆着风或顺着风,都像是在冰水里缓缓游过的呆鱼。

五六点钟的光景,太阳已耷拉着脑袋垂得很低了。一抹橘红色凝在泛黑泛紫的天幕上,将天空渲染得很艳丽。下午与夜晚混在一起,交界很暧昧,却还是漏不出一点星光。

好冷啊。叶修搓搓手,哈了口气,奶白色的雾气团团溢出来,一晃眼就没了。

王杰希走在叶修的旁边。人行道旁,车来车往,哔哔叫的车子一溜儿来一溜儿往,滑冰似的,拖出一条条流星般的光影。叶修望着车流发了会呆,突然按住王杰希的肩膀,说你走里边吧,然后把他拉到了路的里侧。

王杰希乖娃娃一样,听话地从叶修背后兜到了路的里头。

唉,以后我们一起走,我要是忘叫你走里侧,你得自觉点啊。叶修很认真地嘱咐着他,话尾的“啊”还略微提了音,是要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哦。王杰希眨眨眼,低下了头。

两人,一高一矮,并肩不足,一同前行。

反方向,一个小孩子吃力地牵着条土黄色摇尾巴撒欢的小狗往这边跌跌撞撞地走。他的父母在后面笑眯眯地看着——嘿,可别撞了人!妈妈提醒,然后爸爸就补充,要么回去有你的好果子吃!

一家人很快地过去了,王杰希的身体有些僵,像是被冻出来的。

叶修眼睛有点发热,很难受,但眼泪干了一样,已经很难挤出来了。他用力眨了眨眼,低头,盯着王杰希的脑袋,突然很严肃地说,你抬头,我看看。

王杰希听了,一顿,又走了两步,到路灯前才停下来。叶修要他抬头,要看看,他就走到灯下,让他看得清楚点。

哎哟,眼睛都肿了。叶修就着路灯仔细地端详着王杰希,像第一次见他一样。他擦了擦尚矮他一头的小孩的眼角,只摸到一片干燥发涩的皮肤。

走吧,回家。半晌,叶修放下手,叹道。

西装可真刺啊,回头我帮你换下来吧……叶修像是自言自语,然后那声音也渐渐远了。

那年,叶修十六岁,王杰希八岁。

那天,叶妈妈入棺了。叶修几年来第一次穿了西装,第一次崩溃地嚎啕大哭,第一次对王杰希说,你走里头吧。

#02

叶修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

好吧,现实意义上,他也不是一个好孩子。

叶修熊,他弟弟叶秋也熊。但叶修如果是黑熊的话,叶秋充其量就是一只浣熊。叶父气了的时候逮着兄弟俩揍一顿,叶秋能气急败坏地还嘴顶撞,叶修却能在心里寻思计划怎么离家出走。

好比四年前一次吧,叶修淘气叶爸爸急。军队里混过的铁汉子,打起孩子来没头没脑。当晚叶修撅着乌青的屁股,就只能趴着睡觉了。

第二天,冷静下来的叶爸爸总算感到愧疚,别别扭扭地挪到叶修的房间,开了门却只见着呼呼大睡的叶秋。

叶修呢?

找了整整一天,最后才在省城边的一个黑网吧找到叶修。他小小年纪在里面混得可乐可乐,乐不思蜀的那种乐。

叶爸爸要气死了,血压蹭蹭地升高,眼前一黑,理智也就黑了。

总之,那天发生了什么已不可考,叶修不说,叶爸爸也不说。又过一年,婚姻关系本就疏离而岌岌可危的叶爸爸叶妈妈大吵了一架,离婚了。

叶秋跟着叶爸爸去了加拿大,叶修和叶妈妈则留在了国内。

叶妈妈是个感性的女人,有时犯傻有时聪明。她和叶爸爸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能走在一起是稀里糊涂,离婚却是干净利落。

叶修在这样的叶妈妈的看护下,简直是被放养到外太空去了。

比如说?

哈哈哈,叶妈妈在看电视剧,笑得眼泪流出来。半夜一点,叶修推门回家,嘿,看电视呢?是啊哈哈哈,儿子要不要来看看?算了吧,我洗澡去。

就是这么自由。

王杰希是叶妈妈住在美国的远房表姐的儿子。叶妈妈和她表姐关系很好,因为叶妈妈高中和大学在美国读书,都是和表姐一起租宿舍住的。表姐的丈夫飞机失事,在王杰希不满周岁时就去世了。

那王杰希怎么……

王杰希五岁的时候,表姐也去世了。家里着火,表姐当时有了孩子——男朋友的。笨重的孕妇跑得慢,被火熏着了吓着了,然后就是早产,难产,去世。而着火时,王杰希当时正在寄宿幼儿园午睡。

一尸两命,而那个所谓的男朋友?他如何愿意承担责任,早就消失得没影没踪了。

说来叶妈妈离婚也和她这个表姐有点关系。当时表姐在医院难产,叶妈妈当机立断飞到美国去,一点不管叶爸爸的不满。各种事物繁忙,丧事,料理遗物,安抚王杰希,杂七杂八,叶妈妈这一去就是三个多月。

去世时,表姐死死地抓住叶妈妈的手,眼睛发红,面色狰狞:“阿宁!千万帮我照顾杰希!他那群好亲戚,全是水蛭……没一个好东西!嘶……”

表姐去世了。最后一刻,她眉毛紧锁,满脸泪水。

一个月后,叶妈妈带着王杰希回来了。

又一个月,叶妈妈离婚了。

那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叶修却已记不太清。他只记得十三岁那年下旬,妈妈出国,爸爸出差,他和叶秋没日没夜地打了好几天电脑,到现在却忘了那游戏究竟有什么令他着迷。

只记得在哪个秋天的月份,妈妈终于回来,背后却跟着一个怯生生木楞楞的小男孩。“这是王杰希,”妈妈说,神情中带着怜惜与悲戚,“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了。”

——————

tbc

考完试,就算挂科也开心(ᴗ͈ˬᴗ͈)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