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all叶】突发式abo病毒 中

http://cxtwice.lofter.com/post/1e28ac9e_bdb4558

手机不知道怎么做链接……复制了个网址,这是(上)。

05

说是体检,也没有什么很繁琐的流程,只是抽个血,拍个片,记录个症状罢了。

毕竟这会儿,谁也不知道这集体变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血液样本先保留着,到头来第一手接到报告,总是没错的。

体检的费用联盟报销,申请又是一次性提交上去,所以碰巧遇到也算不上什么怪事。叶修没有大惊小怪,该聊天聊天,淡定自若,好像突发的集体变异完全没有对他以及他的三观造成什么特别的影响。

“真可惜啊,你真的是beta吗……”林敬言脸上有着明显的失望神色,“唉……要是是omega……”

“是omega又怎么了,”叶修饶有兴致地看向这个推着眼镜的斯文人,“有什么不一样的?不就是有味儿和没味儿的区别?”

“当然不是的呀,”苏沐橙不满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omega是可以被……”说着,她伸出两只纤细漂亮的爪子啪啪啪地拍了三下,脸上红光满面,“但是beta……”

“也没说beta不行吧?”林敬言接过话,正要继续讲下去,却见噔瞪蹬燈镫僜六道不一样的目光齐刷刷地射了过来,表达的内容各种不同,令他不禁讪讪地闭了嘴,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顺带清咳一声,“嗯……我也只是听说的……”

声音一调一调地低下去,非常地没有说服力。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林敬言。叶修复杂地想。

但他没有看见脸色随着这样的林敬言的音调一点一点地灰下去的另外几个男人。

真可惜,他们想。

……也没说beta不行吧?

06

调侃了林敬言老半天,叫号终于轮到了叶修。

于是叶修站了起来。

然后苏沐橙站了起来。

方锐站了起来。

霸图F4站了起来。

“搞毛啊,”叶修汗颜,“还没到你们吧。我不像某人,哥运气好,抽到第一个,你们跟着干嘛?”

张佳乐气得跳脚,“某人说谁呢!这有什么好嘚瑟……”

“请张佳乐到二号诊室。”

“请张佳乐到二号诊室。”

张佳乐瞬间哑住,叶修趁机狂笑,哈哈哈哈哈,非常夸张,前仰后合,展现出腰肢良好的柔韧性,在场gay佬不禁暗暗点头。

“还不快去哦,张小二?”

张佳乐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一双腿要进不进的,直到看见另外几条可怜兮兮的小尾巴被医生赶出去,才放心地甩开了腿。

06

诊室里有两人,一个医生一个护士。医生是非B体质,而护士则是beta,显然是为了防止按各种小说里描述的可能到来的突然发情。

医生闻了老半天各种体质的各种气味,早已脸色发红,有气无力了。

“有什么特殊症状?”

“呃……没什么。”叶修纠结了一会,吸溜一下鼻涕,还是说了,“就是上次生病,鼻炎,到现在鼻子还是塞的。”

“鼻炎多久了?”

“大概一个多星期了吧。”

医生不禁皱眉,“这么久了?还没好一点吗?”

“基本没有,这次特别严重。”叶修也苦逼啊,一个多星期来鼻子都是红的,每每见到就要被方锐嘲笑一番。

“哦……”医生点点头,“可能是你没有找对医生。要是要复诊的话,可以找我。”说罢,他还递了张名片过来,朝他挑挑眉,“行了,去抽个血吧。”

“……”叶修莫名被推销了一把,看了眼偏着头不忍直视地推眼镜的小护士,看了眼朝他高深莫测微笑不语的医生,然后面不改色地点点头,一边道谢一边退出去了。

07

开门出去,只剩苏沐橙还坐在座位上,其他人应该都是被叫进去了。

“怎么,还没到你?”叶修有点小惊讶,却看见她手上的单子,随即了然,“哦……你那边可真快啊。”

“嘿嘿。”苏沐橙笑了笑,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一边拉过叶修,“等你呢,抽血去吧。”

“医生说什么了吗?”

“没,他就叫我小心一点,最好少出门,在报告和结果出来前尽量少和非B人群接触。”苏沐橙这么说着,却不以为意的样子,“那你呢?你怎么样?”

“他给我推荐了一个鼻炎医生,你说呢?”叶修苦笑。

“哈哈,他很有眼光嘛,”苏沐橙噗嗤一下,“知道你这烂病。上次还胃炎呢,快爱惜自己的身体吧!”

“那当然,我可是要作为活到最老的老爷爷上电视的。”叶修笑到。

这是苏沐秋之前老是爱说的一句话,尤其是在叶修抡拳头捶他的时候。

现在这个时候说起来,两人皆是一笑,笑容中带着无尽的怀念。这让对话出现了一小截短暂的空白,但却丝毫不见接不上话的尴尬,因为之间填满的俱是两人的默契,以及一轻一沉的脚步声。

白炽灯光映在瓷砖上,被模糊了影子,宛如一轮小小的明月。苏沐橙低着头,故意去踏那小月亮。她脚步轻快,一顿一踏,一时间像是变回了那个无虑无忧的,被庇护在兄长羽翼下的小姑娘。

“哦对了,”叶修始终噙着一抹笑意瞧着她,此时却突然想起什么,“我嫌麻烦,给他留的是你的电话,到时候诊断结果应该会发你手机上。”

“好啦好啦,早知道了!”苏沐橙夸张地叹口气,抬起头,东瞧瞧西望望,随即拽着叶修停下来,“到了,就是这里啦。”

略带伤感的气氛被前进步伐带起的风卷散,就像曾经止不住的眼泪终究拭去那般——毕竟我们注定重新起航。

08

这么大个人了,抽个血也不必鬼哭狼嚎的。叶修看着鲜红的液体汩汩地流入小瓶子里,脑子乱糟糟地竟莫名觉得有种美感。

天知道他多久没来过医院了。

“叶修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正用棉签摁着针口的叶修被轱辘轱辘滚过来的方锐骂了一嗓子,有点莫名其妙,“居然不等我就跑了!”

“你是小学生吗?上个厕所还得人陪着的那种?”叶修一挑眉毛,乐了,“嗯?兴欣幼儿园的点心同学?”

“主要还是怕你被拐走了,”方锐真诚地说,“我看你智商不太高的样子,没我在千万不要有吃屎的想法,好吗?”

智商低的战术大师呵呵一笑,笑而不语。

方锐见叶修一脸懒得搭理你这个智障的表情,老脸一红,竟觉得和几年前流传的那个词“傲娇”有点蜜汁相似。

这是不要脸!不要脸!方锐暗暗告诫自己,还顺手撸了把悄然染上桃红的耳根。

……最近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也没有给这暗恋对象加这么多奇怪的粉红特效呀?

09

体检完了要干嘛?

当然是回去了。

不用等等霸图的那几个吗?不用吧,叶修说,等来干嘛?又不一起回家,又不一起吃饭的,不是人人都像我儿子这么粘人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方锐正八爪鱼一样地黏在叶修身上,哭嚎自己手疼。

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方锐抽血足足扎了三针才扎进去。绕是他这么大个人了,也不会觉让一根金属制品扎进皮肉内是种不错的体验。

故而一扎完针,他便立马抓紧时间向叶修使劲儿撒娇,还是一点脸都不要的那种撒娇。

叶修心好累,我的战队里都什么人啊。

“对啊爸爸,可疼可疼了!”乖儿子方锐一秒代入角色,“要爸爸啵一口!要打啵儿!”

“姐,救我!”叶修怕死了,立马转向苏沐橙——这人发什么神经呢。

苏沐橙正戴着耳机煲剧,听见模模糊糊好像有人叫她,便敷衍地瞥了一眼,嘴里嘀咕着哦哦哦,但叶修怀疑她根本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绝望了。算了。爸爸叶任着大龄智障儿童方锐攀着他的脖子,拧过头不理他。

方锐得到了“准许”,便放荡地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叶修的颈窝里,深吸了一口气——

好,好香……

不是沐浴露吧,也不是香水古龙水这种人工的芬芳,那是什么呢?

叶修的体香?说不上是什么味道,但方锐莫名觉得很安心,竟有了种岁月静好的惬意。

医院楼下有棵白梨树。花开了,白色的一朵一朵。不知哪儿来的一阵风,空气倏地染上了淡淡的青白色。

10

这几天,选手群都炸了,一天没上Q就能狂刷千把条信息。各路女选手上线率直线升高,最后干脆直接转移阵地,轰炸到女选手群里面去了。

有一次叶修偶然瞥见苏沐橙的手机,发现了满屏幕的资源。

届时苏沐橙正笑着,嘴角翘翘,隐约露出一点雪白的牙,活像只餍足的狐狸。

叶修觉得毛骨悚然。

至于选手群里,战斗力满满的女战士们转移阵地,男同胞们讨论的话题就显得正常多了,例如——你是什么性别?

这句话放在以前真是各种奇怪,但现在,在经历了两个星期的刷屏科普攻击,再不淡定也要磨得淡定了——至少表面上应该是这样的。

“她们不是说,a和o都比较稀少的吗?怎么现在感觉大多数人都是a啊?”

“哪里有,明明就是你们战队比较奇怪。居然一大把a?很诡异啊!”

“low哔,新闻上不是说辐射有地域差异性吗?
咱们战队那貌似离得有点远吧?”

“不是假的吗……”

“谁知道呢……”

嘈杂得不得了。

“体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结果啊……”

“哎呀,要什么结果,猜就能猜出个大半了,你你你,你是什么呀?”

这句话问到了张佳乐的头上。张佳乐接过话头,随口答了,话题就自然而然地偏到上次f4在医院碰见兴欣一群人那里去了。

“真是不要脸,丢下我就跑了!”张佳乐忿忿地指责着,结果人家压根儿不关心他小媳妇般的怨念,听见叶修这个名字,乓地一下群里又炸了第二波。

“老叶!老叶性别是什么呀?是omega吗omega吗?”

“还是alpha?还是bet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是omega吧?”

“哎你说什么呢?歧视omega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杂七杂八的一大堆。这厢叶修才刚登上QQ呢,就被信息轰炸得电脑都卡了一下。

叶修挑了挑眉,点进去,刚好就看见张佳乐的一条信息唰地弹了出来。

“老叶好像是beta吧。”

“谁又在背后偷偷说我帅?”正主姗姗来迟,第一句话刚落就引起一长串刷屏的呵呵与切,当然还有一些比较活跃新人的膜拜。

“行了行了,老是聊这些有的没的,无不无聊。”
叶修扫大家的兴,当然只有被鄙视的下场。

“你到底什么性别,不会真的是omega吧?”终于有人将话题拉回正轨,正如叶修所说的,无聊的选手们就又开始起哄。

“我?哈,”叶修呵呵一笑,“我当然是纯爷们了。这还用问?”

说罢,叶修潇洒地屏蔽了群聊,又忽略了好长一排私聊,才终于将叶秋,他这次上线真正要找的正主,给拖了出来。

一长串消息。昨天的有,前天的有,一直到上个星期的也有。叶修撑着脸蛋子百无聊赖地拖着鼠标,草草地浏览了一遍,然后自动过滤掉不必要的信息,快速地筛选出了几条中心思想。

一,你什么性别?二,你什么时候回家?

也亏得叶秋能发来那么多信息,叶修甚至要怀疑这人是不是黄少天附体了。

干嘛啊?叶修就问了,整天什么性别什么性别的,我性别男,你什么性别?

发完了,叶修也没关了聊天窗口。他随手把窗口拉成一个小角角丢到最角落,然后点开一篇昨晚写到一半的总结文档,想着干脆把它给写完了。

字还没敲两行呢,叶秋的问候就穷追不舍地咬来了。

混蛋啊,你终于肯回我了。叶秋咬牙切齿地敲着手机,咯啦咯啦地,像是在敲谁的脑袋——我都要被老爸逼疯了。

叶秋的哀嚎很生动,还罕见地加了几个燃烧的表情。叶修相比就很淡定了。他无意义地敲着键盘,等叶秋的第一波宣泄告一段落,然后回了他一句,担心啥。

奇形怪状的小说是参考材料,又不是参考文献。再说了,又不是变性,就算是变性,顶多也就变半个性,难道还会多长条小丁丁出来?叶修觉得叶秋也太多虑了。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啦,性别嘛,应该是beta。当时体检填手机号我还填了你的,诊断结果会发你手机上,你到时候自己看吧。下了,回见。

至于回家这个问题,叶修就假装没看见。说要下线,叶修却不急。他在电脑前静静地坐了会儿,等叶秋气急败坏地骂完,也没有回复他,好像真的下线了一样。

大概两三分钟后,叶秋也词穷了。叶修却知道还应该有下一句,因为那个“对方正在输入”一直没有下来。

唉,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最后,叶秋顿了好一会,终于很委屈地说出来了。

“对方正在输入”终于没了,叶秋放弃了。

兄弟俩各自面对着亮晃晃的屏幕,皆是叹了口气。

快了吧,谁不想回家呢?叶修这么想着,终是关掉了QQ。

至少也得等这个赛季结束吧。

二十天了,星期一,联盟停赛结束,各个战队又重新忙碌了起来。

11

“抑制剂?”

一场艰难的征战结束,即使外界如何惊叹猜疑,另一场更艰难的比赛也即将开始。季后赛名单落定,各个战队将要闭关修行之时,一份快递寄到了兴欣网吧。

快递是叶秋寄来的。原本因为突发性变异,谨慎起见,国际航班都暂停了一段时间。现在重新开线,叶秋也要出差到处忙活了。临行万事忙,叶秋抽不开身赶过来,就寄了快递。

叶修这才想起来,好像不久之前,叶秋的确说过要寄份东西过来。

“最近虽然没有正式报道,但其实已经发现有人有疑似的发情症状了,”叶秋当时是这么说的,“毕竟怕引起恐慌,就先压了下来。我跟我们公司合作的那家医院要了点刚研发出来的抑制剂,还不是成品,说不上有没有用,反正对人体无害就对了。”

“你到时候记得弄点上去啊,没味道的,喷在身上就好了。”

“混账哥哥我走啦!”

飞机轰隆隆地起飞,一转眼就匿入云层,徒留一条长长的云带不散地亘在天际。

叶修没有去送叶秋。季后赛马上就要开始,他已经忙得原地打转了。

12

过了好像不久。

苏沐橙坐在座位上,耳边隐约的欢呼尖叫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但这门隔音那么好,应该是
幻听吧?

但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一点也不重要。

我们赢了。苏沐橙把手掩在眼睛上,嘴角咧着笑,笑着笑着眼睛湿了,笑着笑着笑出了声。屏幕上仍然留着君莫笑的身影,面无表情的脸,依然奇怪的服装搭配。她看着那身形,想起了叶修,想起了哥哥。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真好。

要是这快乐能与你分享,那该多好啊,哥哥。苏沐橙想着,站了起来,最后看了眼屏幕,然后转过身去,推门而出。

13

“哎叶修你清醒点!……你们也真是的,明知道他不能喝酒还给他灌……”

“这是庆功!你懂个毛——呃嗝儿……”魏琛憋红着脸打了个悠长有力的嗝,一股子酒味儿冲天冲人,陈果瞬间就一巴掌扇他脑袋上了。

魏琛哎哟一声,摸摸头,眼神有点迷离,好像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另外一个全程闭嘴的人呢,也就是叶修,整个人挂在陈果的身上,已经失去意识睡得昏天黑地了,还轻轻地打着呼噜。

好在陈果不是什么娇弱的姑娘,还不至于被一个常年作息混乱的宅男叶修压垮,否则指望魏琛,说不定两人早就翻沟里游泳去了。

没办法,今天对兴欣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几乎所有人都喝醉了,喝醉后信息素开始狂喷,在场的alpha玩着玩着差点打起来,omega则很不舒服,尤其是乔一帆。叶修?叶修就算了吧,他一杯酒下去就睡死了……

故而,勉强清醒的beta们挑起了责任,比如说陈果,比如说安文逸。魏琛罗辑和叶修……算了吧,一个除了吓人和丢脸之外一无是处,另外两个则是一个睡得比一个死。

安文逸去安置别人去了,现在只剩最后一个叶修了。

“诶,这个房间是谁的啊?”

“……方锐的?”

“叶修……叶修是beta,没关系吧?”陈果想着,一只手摸着兜掏出了房卡,“啧,真是麻烦……老魏你按着门,我把他扶进去……”

“行了行了,累死我了,一个两个都不省心!”看着睡得七歪八倒还流着口水的方锐,以及缩成一团皱着眉头的叶修,陈果长舒了口气,心中升起一股满足与骄傲,像是给熊孩子换完纸尿裤的新妈妈,“走啦!”

“我找沐橙去了,你去找小安吧……”

“呃嗝儿!”

门在背后吱呀关上,喧闹的声音渐远了。月亮悬在正空,星光黯淡模糊,夜的寂静渗进空气里。

合上眼皮,黑暗袭来又渐去,旧梦旧事,故人熟人,幻灯片一样在眼前断续点映。

这样香甜的梦,是不会被“叮”的一声短信提示音唤醒的。

14

【xx医院】叶先生,您好!您的诊断结果出来了,性别为:男性,omega。

您需要进一步更详尽的体检,请在一个星期内拨打医院电话进行预约。在此期间内,请注意少去人群密集场所,尽量减少与非beta人员的接触,谢谢!

……

tbc

——————

一天几百字几百字地磕,终于磕完了……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最近的一个喜欢点的要是是一发完,我就写一发完,要是是坑,我就填坑。

结果……连续几天都是突发病毒……天啊我……最不想更的就是这篇了……当时是怎么爽怎么写的,如何发展……根本没有考虑……(捂脸哭)

好吧,我写完了,真感动呜呜呜呜。

突然发现all叶好难写,每个all叶太太都是天使,感觉我写的蜜汁尴尬,最后如果还有下(真的有吗),估计也只能和点心couple了,功底不够啊!

我可能写了一篇假all叶,没办法啊,(上)的cp就是all叶,坑死我了坑死我了。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