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all叶】我的一部分成精了——脑袋

00

那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

如果按照史料记载,那天也许是祥云朵朵,白虹贯日,天上出现七彩霞光,动物骚乱……反正就是各种异象——但没有。

那天天有点阴。是个普通的阴天。

大概是正午的时候,阴云消散了一会。天放晴了,但是不过一炷香的时辰,又迅速地暗沉下来。

人们可能会摇摇头咒骂一下这奇怪的天气,然后继续各干各活,置之不理。但他们不会知道,这一天,这平凡得毫无特色的一天,在江湖消失了七年的叶修,在人们的茶余饭后里活了七年以至更久的叶修——

他升天了。

不是驾鹤西归的意啦……嗯,怎么说呢?

上天了?

成仙了!

是的,在这一天,连叶修本人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的一天,吃了半个馒头之后的他,正如往常般打坐修炼。然而,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的,一阵抽搐,万丈金光,叶修浑身仿佛脱胎换骨般地轻松起来——然后就成仙了。

那天,叶修跌坐在南天门前,难得地懵了很久很久。

01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

如今算起来,叶修已经成仙有几百年了,人间又过了多久呢?天庭的时光漫长到恍若停滞,久之,连自己都只是感慨了。

成了仙之后,叶修任过好几个职位。从被众人鄙夷的走运凡人变成天庭赫赫有名的叶神,中间流去了多少年岁,谁也说不清。总之现在,任了个闲职的叶修,每天在天庭上处理完公文之后,就会悠闲地回到自家庭院看看书或者练练武。有时黄少天,也就是他上天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会来找他喝酒,两人一起聊天吹牛,打发这漫长又寂静的时光。

刚开始还不适应这无尽岁月的时候,叶修还曾去过天池里捞来过几条鱼回去养着玩。一次被黄少天看见了,他还以为叶修喜欢动物,结果不久之后,叶修的院子里就挤满了各路稀奇古怪的灵物,甚至还有一只羊驼。

时光实在是太漫长太漫长啦,漫长到院子里的好多动物都幻出了人形,漫长到羊驼和鲤鱼成了老夫老妻,漫长到叶修都忘了生前到底做过什么事,去过什么地方,有过什么情仇什么恩怨——才到了那一天。

那一天,平静得宛如一面明镜的天庭,终于被一块碎石打出了裂痕。

02

俗话说得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现在呢,叶修也算是凡人心目中的半个苍天了,但是天道这还真由不得他说了算——凡人尚有凡人的命格,可神仙的命就真是天命啦。

一般来说,凡人命格是早就定好的。

虽说司命这个官是个要职,还是个很忙的要职,但是再怎么忙,也不可能真去一本本地谱写人的命格。天地苍茫茫,人间的走向,朝廷的兴衰败落,世间的混乱安宁,大体是由司命局来掌握,而其他凡人只要不影响到这大体走向,命格还是由天命自定的。司命局忙就忙在要按时观测人间的走向有没有发生变化,并进行琐碎的调整——这活儿很烦,非常烦。

曾经在司命局混过二十来年的叶修简直心有余悸。也好在上任总司命为人严谨,有逼死人的强迫症,人间才太平了那么多年——那是个记录,没有任何一任的总司命可以做到。

“每年看着张新杰在那里刷新自己的记录,都没味儿了你知道吧!”黄少天曾这么吐槽。

——而这里有个问题。上任?

是的。连任三任的张新杰,在这任任期满了之后,主动退位,由二司命宋奇英上任。

“这孩子挺好的,踏实,很有老张之风。”叶修得知这个消息时,就有和黄少天讨论过。

“什么好的,就是个小屁孩。再说,有那家伙的风范有什么好的呀?闷葫芦一个!”黄少天嗤之以鼻。叶修当时朝他胡乱呵呵了几声,毕竟黄少天和张新杰都是天庭出生,而两家有矛盾也不是一两百年的事情了。

好了,回忆完毕。现在,嘴角抽搐的叶修,暗地里感觉大腿肉被纠了一把。

老张之风?踏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识海里传来黄少天幸灾乐祸的笑声,叶修不动声色地,一个冲击给震了回去。瞬间,黄少天整层脸皮皱成了一朵艳丽的秋菊,红红绿绿,煞是好看。

“所以现在……”沉默了一会儿,整理好满心的诧异,叶修刚要艰难地开口,跪在地上的宋奇英眼泪汪汪地就嚎了起来。

“叶前辈,真的对不起!”那张还显稚嫩的脸上挂满了鼻涕眼泪,“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检查仔细……”

“不怪你,小宋啊!”冯宪君,也就是现任天庭老大开口了,满脸心疼,“那的确不好找,就是老张那资历深的都很难发现!而且啊……”一个凶恶的眼神甩向满脸复杂的叶修,“都怪那家伙自己没有处理好!”

“老冯啊!”叶修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不是……你说说,你活了这么多年,听说过吗?”

“凡人修炼成仙上了天庭,肉体凡躯却分成了块块在人间成了精……”

“这像话吗??”

03

周围很嘈杂,很嘈杂,充斥着痛苦的尖叫。叶修和黄少天满手鲜血,面容尴尬之间渗着严峻,严峻之间透着不知所措。

而他们的手下正按着一个头发散乱,面色惨白,正撕心裂肺尖叫的女人。

“……我们要找的人叫喻文州,对吧?”黄少天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隔音暗语问道。

“……是。”

“嗯……你真的不觉得……”

“使劲儿——使劲儿——夫人用力——!看见脚丫子啦,使劲儿——!”

“咿呀!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个小公子,模样俊的很!”

“快,快抱给夫人瞧瞧!”

“老爷!老爷!”

现场一阵兵荒马乱,叶修低头,看看自己胸前隆起的两团肉,手上的一掌血,再抬头看向憋笑的黄少天,艰难地点了点头。

“可觉得了。”

“但……喻文州在哪儿?”

明明是闻着喻文州的味儿过来的,情报不可能有错。于是叶修和黄少天就这么不加选择地随便附在了最近两人的身上,睁开眼发现哪里不对也晚了。经历了这么一段体验,两人精疲力竭,连附在女子身上的尴尬都没了。

“不会错呀,肯定就在这里……”黄少天嘟囔,“难道是外面那个喻老爷?可他也不叫喻文州呀?难道喻文州是个女子……嗯?!”话到一半,一丝不详涌上心头,而这时,床上母亲欣慰而虚弱的声音传来,如同雷劈。

“文州……文州……真是个好名字!”

“可不是,老爷饱读诗书,起的名可不是顶顶好听!”一旁的(真)丫鬟笑容满面地接了话。

……什么鬼!那个红皱红皱的肉团子——是喻文州?

不可置信的僵直过后,叶修略一思考,还是了然了。

明显,几百年来那么多的凡间骚乱,不可能是这个明显刚出生的肉坨干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受了重伤的喻文州,接到情报,为了自保,抽出二魂四魄冒险投胎为凡人,轮回一世,调养生息。而其妖体去了二魂四魄后妖气变得极弱,此时正窝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沉睡。

真是个好计谋呀……钻了律法的空子,他现在投胎为凡人,无错无过,要责怪也只能责怪把门的阎罗,若要杀他,只能等其有了过错。

但也是极其冒险的一招。这孩子出生,记忆一干二净,且缺魂缺魄,身体注定孱弱。搞不好,英年早逝了,魂魄没有养好反而损了,喻文州的本体也基本算完了。

这个推理不算难,叶修做的出来,黄少天也一样。

两人对视一眼,神情复杂地看向小小的喻文州。

襁褓里的小孩子扭了扭脑袋,艰难地睁开了眯缝
眼,正好望见一脸不可置信的叶修。那小孩歪歪脑袋,竟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黄少天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叶修控制不住地扯了扯嘴角。

这……可是叶修的头啊……

————————

tbc

我暂时回来了嘿嘿嘿……

这个系列可能会比较长,而且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会是个坑。我的预计是写喻文州(头),之外还可能还有手,心,嗓子,甚至是某个部位(嘿嘿)

希望我能至少填完喻叶呀😂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