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周叶】我真的只是想给你拧一下发条而已

我一定要尝试一下短篇,就是很短的那种短篇。

这样才能表现出我好像很勤快(ŐдŐ๑)

但不是这篇(微笑)一不小心又写长了(微笑)

应该只有周叶cp,虽然我觉得其他也不错?

————
01

黄少天被绑架了。

他被放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头痛欲裂,完全动不了。

这几天下来,他看着一个被叫做叶修的人,拿着奇奇怪怪的工具,整天来来回回地忙活,捣鼓这,折腾那,时不时还跑过来翻翻他的眼皮,然后再深沉地叹上口气。

黄少天紧张到极致,反而冷静下来了。

他开始分析情形。

这里的头儿,应该就是叶修。隔壁床上躺着的一个英俊的男人,黄少天发现他就是这个叶修的重点研究对象。他每天就这么看着叶修背对着自己,拿着一堆工具对着那个男人不知道在做什么可怕的实验,而男人就这么睁着眼睛,双目却毫无神采,一点焦距也没有。

除了这两个,房间里还有几个人,应该是这个叶修的助手。比如说那个长相斯文,很是温和有礼的,被叫做喻文州的;或是那个有点大小眼,看起来颇为惊悚的,被叫做王杰希的。除此之外,房间里偶尔还会有人进进出出,但也不多。

黄少天几天下来,发觉自己已经能稍微能动一下了。但是他不敢有什么动作——万一被那个叶修知道了,他指不定还要拿他做实验!

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黄少天暗想。

02

机会终于来了。

这一天,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直以来打扮得邋里邋遢的叶修终于换上了正式的衣装。

“你不说我还真不想去啊……”黄少天听见叶修对喻文州抱怨,对方则报以微微一笑。

“唉……走吧走吧……”

黄少天沉稳地等待——他非常擅长等待机会,且耐心十足。

咔哒。

门关上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呼吸一滞。

不知过了多久仍然是一片死寂。黄少天觉得,安全的时机大概到了。

他小心翼翼地坐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让他得以看清周围的环境。

现在,这里的头儿和部下都出门了,那真是——

绝佳时机!

黄少天飞快地扭扭脖子扭扭腿,放松了一下浑身僵硬的肌肉。

他爬下床,警惕地四处打量了一下,在发觉情况暂且安全之后,便蹑手蹑脚地小步移动到门口。

黄少天拧了拧门把,居然惊奇地发现——这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防盗门,只要拧一下锁头,立刻就能够出去!

这么顺利,黄少天有点不敢置信。他犹豫了一下,突然想起,不对啊,我隔壁床的兄弟还没出来呢!

正好也拉上他一起,黄少天暗想。

于是他折返了回去。

尽管光线不足,房间昏暗,黄少天却还是能够一眼看出这个床上躺着的上半身赤裸的少年,长相堪称完美。

介于白皙和小麦色之间的肤色,英挺的鼻梁,高挑的身材,流畅而结实的肌肉……

这是一个完美的作品。

黄少天脑海里突然出现这么一句话,并且成功地吓了自己一跳。

什么啊?为什么人要用作品来形容?黄少天揉了揉莫名其妙开始抽疼起来的太阳穴,一些诡异的画面一断一续地开始闪现,几丝不详漫上心头。

没事的,没事的……黄少天把这种感觉归结于这几天来第一次活动身体的正常不适,并努力地把这种不适驱逐出去。

“喂,喂!”

他摇晃着床上的男人。但是男人没有回应,犹如一潭死水,甚至连表情都毫无波动。

“什么啊……”黄少天嘟囔了一声,却突然被一阵强烈的眩晕袭上脑门。他浑身上下一个抽搐,控制不住地一晃,脚一滑,眼前天旋地转,手顺势啪地一下就按在了男人身上的某个部位。

黄少天倒在了地上。

他眼前最后的画面是那个男人。

他坐了起来。

03

“卧槽!卧槽!”叶修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去开了个会,回来却发现家里一片狼藉。

玻璃窗户碎成了玻璃渣渣,黄少天倒在地上,被褥凌乱,周泽楷……不见了。

不见了!

他不见了!

他妈的周泽楷不见了!

叶修感觉他的太阳穴一跳一跳,头痛欲裂。

“这可就麻烦了,”喻文州在一旁闲闲地说,“一个具有攻击倾向的未完成体——”

“还是由于某人懒得拧发条,”王杰希友好地接上一句,“只剩下一个星期清空期限的未完成体——”

“老叶!不是我干的啊!”被叶修拎起来掐脖子的黄少天发出凄惨的尖叫,“而且,明明是你忘了给我拧发条,这不怪我啊啊啊!”

“有点意思哦。”王杰希和喻文州笑眯眯地碰了碰拳头。

这么好整以暇,漠不关心的样子,叶修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他自己造的人偶了。

是的,叶修,大隐隐于市的一个稀有高级人偶师,热衷于制造完美人偶,却极不热衷于管束他造出来的这群家伙。

叶修制造的人偶精妙无比。他们拥有自己独立的意识,虽然情感方面稍有欠失,处事略显僵硬冷漠,但与常人却是基本无异的了。

逃走的人偶周泽楷,是叶修尝试新的技术,新的方法制造的人偶。

叶修估计过,这样造出的人偶也许可以倾向于百分百完美,但是在不同材料衔接这一模块,叶修还是初次尝试,因此各个方面都非常谨慎。

就在他尝试一种新的衔接方式,并且还没有拧动周泽楷的发条,观察这次的表现之时,黄少天,叶修制造的另一个人偶,终于因为叶修忘记给他拧发条,而周期性地休克过去了。

黄少天这个人偶,比较诡异。

叶修当时在他身上尝试了新的技术,却发现造出来的黄少天,在语言方面的造诣十分突出。

……过分突出。

而且黄少天人偶有一个缺陷(或者说是所有人偶的缺陷),那就是,如果过了一年之内必须拧发条的时间,他会陷入长达一个月左右的休眠期,并且意识清醒之后,他会暂时催眠自己——这是个自我保护机制,虽然几乎每次给叶修带来的都是伤害。

没办法,一年啊,这都能忘记拧发条,怪我咯?

04

叶修其实也不太清楚,周泽楷这么一逃,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未知的往往可怕。但叶修好歹研究了周泽楷少有四五年,大概也能推算出几种可能性。

“要么他见你就打,”王杰希懒懒散散地抱着臂,看着叶修忙忙碌碌地收拾着工具,“要么见你就跑。”

“我当然知道,”叶修一边忙活一边翻了个白眼,“你们啊,总是下意识地抗拒被拧发条,但是不拧发条就会散架,我怎么办?劈晕了再拧吗?”

此散架非彼散架,这是一个专用词语。反正,人偶散架了,不会卸成一堆零件,但是却会对人偶本身产生重创,比如记忆重置啦,变傻啦,昏迷不醒啦……什么都有可能。

叶修怕的就是这个。周泽楷要是真散了,那一切可能就得重来,多麻烦你知道嘛?

黄少天是个例外。他散架了之后还能自我修复,虽然这个功能很高级,但是至少现在,真是恨得叶修牙痒痒。

“所以,你现在……”

“当然是去找他,”叶修正在杂物堆里掏着东西,一手一手插下去,跟铲粪似的。突然他眼睛一亮,接着半个人都拱进了那堆玩意儿里面,一阵乒乒乓乓之后,他才吃力地探出头来,手上同时多了一个大大的摩托头盔。

叶修前前后后翻看了一下,接着咣叽一下把那个已经充分受过年代洗礼的头盔扣在了自己头上。

“无论如何,安全最重要。”他一脸严肃地对王杰希点了点头,连带着头盔也一起前前后后地摇摆。王杰希瞪着大小眼沉默了一下,然后啧啧地摇了摇头,随口严肃地称赞了一下他的装备,然后头也不回,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修耸了耸肩,没当回事。

头盔用久了,挡风镜都花成一片了。叶修随手把它给拨上去,眼前总算恢复了清明。

“总之现在……”

“小周到底在哪里呢?”

叶修盘腿坐在杂乱的房间里,托着下巴冥思苦想。

——————

狭窄的巷子,浸着几百年来凝而不化的湿气。

此时,湿气仿佛却染上了厚重的血腥,黏腻的铁锈味令人作呕。

一个少年虚靠在爬着苔渍的墙上,扶着手臂艰难地喘气。雾气从他的嘴里一呼一吐地冲出,气势汹汹地腾升,最后消散在夏季无色的空气里。

他的表情显得很疲惫。

地上横七竖八倒着四五个人,他们都好像昏迷过去了,身下淌着点点血腥,在青灰色的地面上弥漫成了深沉的暗红。

少年上身不着寸缕,肌肉的形状流畅又漂亮,一直顺延着隐没到他下身的黑色运动裤上。如果这时候有谁仔细看过去,就会发现,他黑色的裤子上有几点深色,很不明显。

尽管不明显,但付超注意到了。

那是血迹。

“喂!你……”你干嘛!你是谁!为什么打我们弟兄!想死吗!

付超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完。他把嘴努力往前撅,才勉强把脱口欲出的那几句小淘气给叼回来吞下去。

他希望现在就转身回家,消化完这些话拉成屎排出去,然后把眼前的这一幕彻底忘掉。

但是没有。

眼前这个少年,又挺拔又英俊,尤其是那张帅脸,简直令所有审美正常的人形动物心旷神怡。

多好的一小伙子啊。

简直毫无缺陷……吗?

呀,他的右手臂掉下来了。

呀,他看过来了。

呀,他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抓住自己的右手臂走过来了。

他是要用左手拿右手来揍我吗,不会软软的吗,骨头撑得起来吧?付超的大脑已经开始偏离运转轨道,天马行空地荡漾起来了。

“我……”少年在他面前站定,想要说什么的样子。但是他一张口,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正提溜着自己的一条手臂,于是便淡定地用左手将右手在血肉模糊地断口处用力一转一摁,最后甩了甩手臂——

哇,又能用了耶。

“你好……”浑然不觉自己浑身上下写着可怕的少年拘谨地伸出右手,抓住付超的手摇晃了一下,然后才快速收回去,有些局促地将手藏在了背后。

付超面无表情(面无人色)地看着他。

“我,我叫周泽楷……”少年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很紧张的模样,“我……我要做,呃……老大……”

老大?

黑社会的老大?

小混混的头目?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

付超的大脑又开始搜寻无意义的关键词了,这已经是下意识的举动,但他还是凭借人类本能地啊了一声,以表疑惑。

“就是……”周泽楷看他一脸迟疑(?)的样子,以为他在怀疑自己的能力,便立刻往旁边跨了一步,露出了地上横七竖八的人。

“看,”周泽楷挠挠头,羞涩地笑了。那笑容春暖花开,足以让无数花季少女春心荡漾地想要生儿育女。

“我把你们老大打倒了。”

tbc

你们不会以为付超是原创人物吧(嘿嘿嘿),有没有那么一丝丝眼熟?😌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