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周叶】不可少 (上)

开lofter前就yy过的,然而我并不适合这种画风😂

你们不会想知道我憋了几天的😂

我觉得我的lofrer有病,它好多东西要么不发给我,要么几天后才发给我😨(所以如果你们私信找我……我隔了好几天才回复其实是正常的😂)

00

“怎么了?”叶修一走进房间,就看见小孩一脸若有所思地盘腿坐在床上。

那小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眉清目秀,颇为可爱。他此时看起来很是困扰,两只手抓着毛茸茸的脑袋,把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啊?”小孩抬起头来,愣了一下,“呃……没什么啦。”

叶修摇摇头,笑着走过去坐下。他对着小孩看了一会儿,突然变戏法一般从背后掏出了两本书,然后就在小孩面前晃啊晃。

小孩立刻就精神起来了。他手舞足蹈地伸手去抓,却无奈叶修的手诡得不行,怎么也捞不到一个尾。

小孩泄气般地坐下,头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冒出了两只灰色的耳朵,此时正懊丧地抖动着。

叶修做着这种幼稚的事,却显得十分开心。他随手把两本书扔到一边,捞过小孩耷拉着的小脑袋,然后把他的头枕到自己的腿上,就开始一点一点慢慢地捋起了小孩耳朵上的细密绒毛。

这么被顺着,小孩很快就是一副惬意的模样了。叶修觉得有些好笑,想了想,就空出一只手,拿过那两本书,故意咳了一声,然后把书放在小孩的膝盖上。

小孩睁开眼,看了看笑眯眯的叶修,就抱过那两本书,也笑了。他随意地翻了翻其中一本,却是把它们整好,起身,小心地放进了柜子里。

看着他把柜子合上,叶修有些好奇:“怎么,你不是很想看吗?” 小孩摇摇头,复而把头埋进叶修的怀里。

“叶修,”过了一会,他闷闷地说道,“给我讲个故事吧。”

“我想听故事。”

叶修感觉到他肚子上的微微湿濡,却也没有把小孩拉开。他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随手把玩起了小孩乌黑乌黑的头发:“又想听故事啦?”

“也没什么好玩的,”他笑了笑,“想听,就给你讲呗。”

“嗯……上次是讲到……哦!是了。”

01

*那个人放火烧了一切,然后望着废墟发了好久的呆。最后,他也许是看够了,就带着一个旧坛子走了。*

叶修这次离开,什么行李也没有带。他用自己的火烧掉了自己的家,然后像是逃走一样,只是没有忘记把坛子给带上。

怎么会忘了呢? 他一个人,晃晃悠悠地,用两条腿一步步地走。他走过高山,走过森林,走过人群。他被树枝刮伤,被河水湿透。他没有吃饭,没有睡觉,既不饿,也不困。

不知走了多久,他走到了一个小城。

小城叫做青城,尽管不够发达,却环境宜人,青树环绕。就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

叶修看着青城的街,看着看着,想起了一个人。

“青城很有意思,”那个人笑眯眯地,“比京城有意思得多了。”

叶修突然就累了。

记忆逃不脱,索性不逃了。

叶修就在青城住了下来。

叶修离开,身外之物带得当然不多,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他也不急,就在青城里到处游玩。

青城的确是个好地方。

足踏每一块石板,身穿每一棵垂柳,手拂每一汪清波,他都好像能看见那个人成长的足迹。

最后,在一个晚上,他走进了一间饭店。

不知是他消瘦的身形,略显憔悴的神色还是掺白的发丝让老板娘从哪里生出一股子同情,他就这么在这间饭店当起了伙计。

一天,叶修正如往常一样百无聊赖地倚在柜台处,陈果——也就是老板娘,正如往常一样被他气得跳脚时,他看见一队人这么浩浩荡荡地从门口走进来。

这队人穿得不算高调,但细看就会发现衣服其实做工精良。其中,走在前头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他眉目深邃,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而他们身后丫鬟打扮的一个女人,正牵着一个眉目很是清秀可人的小男孩。

陈果眼睛一亮,立刻就迎了上去。叶修算是打杂,哪儿有缺就补哪儿,于是他就干脆坐在柜台前头,不出去了。

陈果走了,这下子又清净了。叶修就软塌塌地坐在前台,手上摩挲着一本翻开的书。但他两眼放空,其实根本没有在看。

叶修能发很久的呆,发呆的时候竟然也不耽误工作,直让陈果惊叹。叶修这么呆着呆着,突然感觉到衣摆被人拉了一下。

他一回神,茫然地低下头。

就见一个小男孩抬着头有些怯怯地看着他。

有点眼熟?叶修想了想,才发现竟然是那个眉目清秀的小男孩。

这么近看,男孩显得更加清秀可爱了。大大的眼睛黑黑润润,仿佛天生盈着水光;樱色的唇,秀挺的鼻,白皙的肤,柔顺的发。他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漂亮瓷娃娃。

见男孩这么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叶修觉得有趣,就不禁放柔了音调问他:“怎么啦?” 男孩好像有点紧张局促。他张张嘴,也许是想说什么,但是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闭上了。但是就算这样,他也还是不走开,就这么扒拉着叶修的衣角,却硬是憋着嘴,一声不出。

叶修得不到回答,也就不在意了。反正这孩子先在这里,也省得被别人拐走。那小孩也不说话,就这么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叶修。

过了一会儿,那个之前牵着他的丫鬟终于唤着他的名字来了。她很是紧张的样子,现在看见男孩,总算松了口气。

“谢谢,谢谢啊!”她一边向叶修道谢,一边就要伸手来牵男孩。男孩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就任着她拉了。

男孩牵着丫鬟的手,却没有动脚。他在原地迟疑了一下,抿了抿嘴,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抬起眼,直挺挺地望进了叶修。

“我……”一顿后,他终于发出了声音,却有点断断续续的。那声音带着孩童天生的软糯,很是好听,“我叫……周泽楷。”他的眼睛晶晶亮亮,闪烁着愉快的色彩。

“哦,”叶修眨了眨眼,“我叫叶修。”

叶修此时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直到小男孩身后的丫鬟一个趔趄,后退了一步。

“什……”丫鬟捂着嘴,脸上有显而易见的震惊与不敢置信,“什……什么?”

叶修皱了皱眉:“……什么?”

“小玉!找到少爷了吗?”正好,此时另一个丫鬟打扮的人匆匆跑了过来。走近几步,她看见了周泽楷,总算是舒了口气。

“……喜花,”那个被叫做小玉的丫鬟僵硬地转向那个被叫做喜花的丫鬟,神色间有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少爷刚才……”

“好像……说话了……”

*那个人到处流浪,最后定居。直到有一天,一个漂亮的小哑巴看着他,然后对他张口说话。*

02

*后来人们才知道小哑巴不是真的小哑巴。他可能只是真的不爱说话吧?*

“你真不知道他们是谁啊!?”即使那群人离开了,陈果还是一脸的崩溃,拽着叶修反反复复地念念叨叨,“周家,京城周家,你真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啊……”叶修欲哭无泪地任着陈果拉扯,“我要是知道,我早走开了我。我还不如去厨房帮忙呢!”

“啧啧啧,啧啧啧!”陈果使劲地感叹,拍着叶修的肩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你……你恐怕是要飞黄腾达了!”

是的,周家,京城周家,整个国都内,基本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周家现任当家,就是当朝大将军,军功赫赫,为国打下一片江山,从边境收回无数领土。

可惜家主是个痴情种子,这辈子只娶了一个女人。那女人美艳绝伦,家世也不错,却是个病秧子。

这就是为何整个国都内,基本人人都知晓他的原因了——事迹感人啊!

两人婚姻十年,才生下一个病弱的男孩。周夫人却因为这个孩子而身体愈发糟糕,两年后终于命丧黄泉。

妻子死后,周将军痛苦不堪。此时国家已经进入和平阶段,他就早早地告了长假,带着孩子去到了景色宜人的青城,权当给孩子调养调养——也许也有自己早已心思如灰的原因吧。

可是这个男孩,不仅病弱,居然还是个哑巴。

虽然周家对外宣称孩子只是不爱说话,但市井流传可不管这些。显赫有为的将军却生了个病弱的哑巴,这明显更让人激动。

这个所谓病弱的哑巴,就是周泽楷。

席间的周将军很快就听闻了儿子居然开口讲话了。他也是惊讶不已,但待到周泽楷回去,他却又是怎么逗也毫无作用了。这时,他才知道,周泽楷原来是因为和饭店的一个伙计说话,才最终开口的。

整晚周家上下都在折腾,可周公子就是不开金口。直到最后所有人都筋疲力尽,只好哄他上床睡觉时,他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我要叶修。”整晚,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蓝黑的夜,烛火在他的眼里灼灼生辉。

当晚,周将军就遣人前往饭店,邀叶修明日登门拜访。

“唉……”叶修托着脑袋,无视陈果的念叨,又是深沉地叹了口气。

其实对他来说,不去完全不是问题。他相信很快周家就会暗中调查他,然后他们就会惊讶地发现叶修居然经历是一片空白。他只是嫌麻烦。

但是……

不知为何,他却老是想起一双明亮的眼睛。

叶修挠了挠头,笑了。

嘿,居然还有点像啊。

*将军邀那人明天去府邸上做客。他本来不想去的,但是他是个善良的人,想要帮助别人,就还是决定去了——小孩,你也要做个好妖哦。*

03

*那人第二天起床,就前往了周家的府邸。*

叶修并没有因为被当朝大将军邀请就特意早起,特意收拾。

他如同往常一般起床,在陈果激动得憔悴的眼神监督下换上了一身较为正式的衣装,然后等将军府的马车得儿得儿地来了,再不紧不慢地上了车。

一路上,他和车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间或笑一下,或者在颠簸的马车上打个盹儿,淡定得不得了。

“哎哟,这马车还没有牛车来得舒服呢!”叶修感慨地说。

“比马车气派呀!”车夫也是深有体会。他一扬马鞭,马儿嘶鸣一声,立刻咯啦咯啦地加快了步伐。

叶修被颠得迷迷糊糊之时,不知不觉,将军府就到了。

到了将军府,就有管家来引路。一路上,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将军府。

将军府里环境清幽,青树环绕,小桥亭阁。这里没有刻意布置得气派,却很雅致。

一路七弯八拐。待到走过一座小石桥,叶修终于遥遥地看见了周将军。他正着着便装,坐在亭子里悠闲地烹茶。

见叶修来了,他随意地打了个招呼,便让他落座。

叶修也不推让,施施然就坐下了。

这时候,两人就是面对面的了。一般来说,一个身居高位的人,莫名地邀请一个饭店伙计到自己家里做客,本就是非常奇怪的了。但这看似尴尬的背景,当事人却皆是一派悠闲自如。

周将军呢,大小场面见得多了,饱经磨砺,自然不会尴尬。

而叶修呢?这就更不要说了吧。

因此这么坐下,周将军暗暗观察了他一下,心下便微微吃惊了。

这么一个饭店伙计,三四十岁的样子,相貌虽然不错,却也可算为平凡。但他此时面对自己,却一派淡然,丝毫不见慌乱。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人的眼睛。

毫无波澜,平静如一潭黑色的死水。

尽管诧异,周将军表面却丝毫不漏。他温和地和叶修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实则是在探这人的虚实。

如果是能让儿子从此开口说话的,那无论如何都是要留下来的了。可这人一看就不是一个简单人——万一给儿子带来危险怎么办?

两人心里都是各有打量。就在局面看似平常,实则暗暗胶着的时候,一个爽朗的笑声打破僵局般,忽然从远处传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见这笑声,周将军立刻就是松了口气。叶修却浑身一震,诧异地猛然抬起头。

“这是……”周将军转头,正打算向叶修介绍,却见叶修表情惊诧,然后脱口而出——

“黄少天?”

“哦?”那人看过来,眯了眯眼。待到看清楚叶修后,他瞬间就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老叶?!”

“你们认识?”周将军更加凌乱。

叶修很快就恢复了淡然的样子。倒是黄少天,好像受到了非常大的震荡一样,至今都是一脸兴奋。他甚至顾不上喝一口茶,就啧啧感叹地拉着叶修上下打量。

“叶修啊,是我上学时候的同窗同学,”总算落座后,黄少天咕噜咕噜喝下一杯茶,对周将军笑眯眯地说,“可是后来啊,这厮也不知游荡到哪儿的天涯海角去了。几年前干脆连音讯也断了,真是急死我了!”

“今天在老周的府上遇见,也是缘分!”黄少天又狠狠地掐了叶修的胳膊一把,“你这小子,最近混得怎么样?”

叶修一面揉着胳膊感慨,一面神情自若地道:“不错,做了个饭店伙计,还挺好。”

周将军本来还怕叶修说了自己如今的身份,黄少天会轻视了他,谁知黄少天只是笑嘻嘻地拍了拍手,说道:“饭店伙计也太吵闹了吧?我可好,找了个闲差,天天养着,好不快活!”

周将军这才放心下来。也是,黄少天和他十多年的交情,他很了解对方洒脱自在的性格。他并不是一个会因为门第而嘲笑对方的人。

待到几人稍稍从相逢的欢喜中脱出,话题才渐渐转到了周泽楷的身上。

“什么什么?”黄少天夸张地叫起来,“小周讲话了?”

“而且,”他惊恐地看向叶修,“还是因为你?”

叶修瞥他一眼,悠悠地呷了一口茶。

“看不出啊!”黄少天啧啧感叹,“你居然招小孩喜欢?小周那孩子性格腼腆,你是做了什么让人家非你不可啊?”

“个人魅力。”某人徐徐地叹了口气。

三人都笑了出来。笑罢,周将军朝叶修拱了拱手:“你也知道了,叶兄……现在,泽楷是这种情况。我又听闻叶兄见多识广,可否……”

叶修知道他的意思。其实他也无所谓,反正也只是来这凡世里混,什么不可呢?他便略一欠身,淡淡地回答:“只要将军不嫌弃。”

心头大石落下,几人终是放开了心怀。周将军本是想要多多观察这个叶修几天的,但既然黄少天对他很是赞赏,那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别看黄少天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他心思细腻得很。

事情这么敲定了,叶修打算先回饭店收拾些东西,再慢慢搬过来。告别了周将军,黄少天一路跟着叶修出了门,上了路。

“老叶老叶!”上了车,四顾无人,黄少天立刻拉过叶修狠狠地拍了几掌,“草!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几十年,音讯全无,你想死啊!”

“去你的,不要拍我!”叶修掀开黄少天的爪子,顿了一下,对他说,“你还记得……他吗?”

黄少天看着他的神色,表情由疑惑渐渐转向震惊,然后是了然:“什么嘛,你们真的……”

“真的,”两人无头字谜一样对话,却心照不宣,“不过,他两年前就去世了。”

绕是黄少天,此时也沉默了。生老病死,他们并没有过多地体会过,但凡人却是自古逃不过这一劫。

叶修表情却只是淡淡的。两人相对无言地坐了一会儿,却是叶修率先开口:“倒是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年轻少侠的吗?怎么打扮成这幅样子。”

黄少天此时正是三四十岁的模样。他无所谓地耸耸肩:“凡人嘛,自然是信任看起来老一些的。太年轻,行事麻烦,我是随意啦。”

“总之,”他复而轻轻地拍了一下叶修的手,“欢迎回来。”

*黄少天叔叔很能扯的,你不要因为他看起来有点呆就看不起他啊!*

04

*陈果阿姨吗?她只是个人类而已,后来就去世了。但她真的是个好人,希望你也能遇见这样善良的人类。*

陈果知道了叶修要去将军府当教师后,既是替他高兴,又是伤心。她赌气替叶修收拾了一大堆东西,却见叶修回房待了半天后出来,只是捧着一个坛子而已。

看见桌子上堆的隆起来的一山东西,叶修目瞪口呆。

“这,这么多东西啊老板娘……”陈果鲜少见到叶修这么一副吃惊的神色,突然觉得心里腾升起一股自豪。

“那是当然!可不能让人家看轻了我们!”陈果终于从分开的伤心中抽出来了。她豪气十足地拍了拍叶修,“喏,这些东西就送给你了!”

叶修看着一堆衣物啊,被褥啊,甚至土特产什么的,感觉心里很暖。

最后,他也没有推脱了这霸气老板娘的好意,分着好几次地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搬过去了。

叶修也是个洒脱之人。大概三天过后,他终于将全部身家搬到了将军府。

其中搬家的时候,他老是看见周泽楷躲在柱子后好奇地看着他。这个时候叶修就会冲他友好地笑笑。

开始几次周泽楷还老是红着脸跑开,后来他终于怯怯地走过来,在离叶修大概五步远的地方,瞪着眼睛瞧他们忙活。

“小周是吧,”搬来的那天,叶修摸着他的脑袋,笑眯眯地,“以后要叫我老师哦。”

周泽楷扭了扭脑袋,却也没有躲开。半晌,他小小地答了声嗯。

叶修笑意更浓,笑得周泽楷都不敢看他了。

*其实那人也不怎么吸引孩子,怎么就独独招了这么个好看的人儿呢?那人怪也不怪,反正一切顺其自然吧。*

05

*至此,那人便成了小周的老师。*

周将军见叶修来了,周泽楷变得活泼了不少,连话也开始说几句了,心里真是由衷地感到欣慰。

看看,哪家孩子,从八岁才开始说话的啊!

叶修不愿让周泽楷感到拘束,就专门申请了个小亭子,独两人一起处着。

“老师,您去过很多地方吗?”一日,叶修正和周泽楷讲解一篇描述山水风景的文章。周泽楷结结巴巴地读完一整篇后,不禁抬头问了他这个问题。

“嗯……”叶修沉吟了一会儿,“算是多?大江南北,算是草草游过了吧。”

“哦……”周泽楷发出羡慕的声音,“我……可以的话,我……也想去。”

“等你长大了,就去呗。”叶修耸耸肩。

“我想像父亲一样。”周泽楷沉默了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我,我想打仗。”

叶修奇了:“哦?你想当个将军?”

周泽楷不太敢看他,小幅度地点点头。

“这可有点难,”叶修摸了摸下巴,神情难得有些严肃,“你父亲同意吗?”

周泽楷头垂得更低了。

叶修难得沉默了一下。他并没有把这当做小孩虚无缥缈的理想。他不想一口否定,更不想随口肯定,因为他知道,这也许是这个寡言小孩重要的理想。

“这样吧,”半晌,叶修搓了搓手,“你只要在三天内把这五篇一字不漏地全背下来,”

叶修捏了捏周泽楷挺翘的鼻子,“我就和你父亲说说情,怎么样?”

小小孩童惊喜地抬起头,眼里快要满溢出来的喜悦炸成了无数的小星星。叶修只能感叹——这孩子的生母,定是个仙女般的美人吧。

感叹完之后,叶修还是认认真真地给他上完了一节课。只是周泽楷的心神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叶修还是有他的本事的。他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话没扯过啊?也不知道他怎么和周将军说的,竟说得周将军都心动了。

“唉……此事,我再考虑一下吧。”最后,周将军长长地叹了一声,说道。

叶修也不怎么担心。在他看来,周将军在心里已经认可了,只不过长久以来对儿子的阻挠让他还是有那么一丝犹豫罢了。

至于周泽楷的那三天五篇——叶修知道这对于一个八岁孩子来说的确有些难了,但他完全相信周泽楷能背出来。

——那是一个多么固执而认真的孩子啊。

总之,五天后,周将军终于下定决心,居然亲自上阵,教导周泽楷练武了。

*后来那人才知道,周将军原来亲自找过周泽楷谈话。也就是在那夜之后,周将军才决定让泽楷练武的。*

tbc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梗,然而写出来真的非常不堪入目😂能看完你们真的很棒了……

本来想一发完,但是越写越怀疑自己的人生😂还是分了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把它填满的……

毕竟我对这个梗是真爱呀~这个故事还没有展开到我爱的部分呜呜😂😂

这个就是最开始发的那个脑洞的延伸啦~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