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王叶/all叶】我说我是来给你驱鬼的你信吗(上)

叶神阴阳眼设定

带伞哥玩,好不好?

我再也不要长篇了,我要一发完呜呜(然而)

——————分割!————————

……好难受。

叶修在睡梦中,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

好累,好渴,好难受。

他难耐地抓了抓领子,想要赶走那种苦逼初中年代一节体育课下来跑两公里的酸痛感。

结果毫无作用,反而那酸痛感越来越重。

“靠!”他终于忍不下去了,狠狠地一咬破皮的嘴唇,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后,叶修噗地将那一丝血和着一口口水啐了出来。

“我去!”身上的酸重感瞬间消失,叶修咬牙切齿地睁开眼睛,翻坐起来揉着肩膀,一边瞪着床边哎哟哎哟叫的某……鬼。

“你以后要睡觉可不可以麻烦去地板上睡啊苏先生?”叶修笑得很险恶,“我最近刚进了很多摸摸粉哦!”

“人渣啊!”滚着滚着滚出了床却还是飘着的苏沐秋使劲蹭掉身上的血液。说来奇怪,那一丝血竟就这么浮在他身上,而口水早就已经流下去了。

“我,我都死了,你连睡床这个小小心愿都不肯满足我,”苏沐秋一脸委屈,“我就只是想要感受一下睡床的感觉嘛!”

“滚,你睡哪里不都一样,”叶修嗤之以鼻,“你知道你的行为已经构成鬼压床了吗,你这样在我们那里是要被超度的!”

是的,叶修,表面大龄男青年,实则驱魔叶家本代阴阳眼,可视鬼,目前已加入肯德基……呸!目前已加入荣耀驱魔俱乐部,专管游离于人世间鬼魂的净化与超度。

可是这货行事比较随意,表面挂了个名实际上基本都在浑水摸鱼。有时候总局气得跳脚刚要抓来把他收拾一顿就发现他不久前才默默地超度了一个百年厉鬼,有时吧又发现他和鬼魂肩搭着肩谈笑风生,可真问起来又语塞,毕竟人家鬼魂执念过深,无法简单地进行超度,否则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我就帮他实现一下心愿,”此人笑眯眯地,“实现了心愿不就直接升天了嘛。利人利己,生态自然。”

一边那个厉鬼还一脸认真地在一旁点头。

……您真是厉鬼吗?啊?!

说是无奈,可毕竟叶修本领实在是高超。局长冯宪君舍不得放他走,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而叶修是从来不在乎他们要睁眼还是闭眼的。所谓总局还是总菊向来影响不到他的生活。

生活还是有条不紊地运行着。既然起了床,那就没有必要再睡下去了。

“来,过来沐秋,”叶修亲热地叫着,让苏沐秋瞬间不寒而栗。

“你,你要干嘛?”苏沐秋警惕地后退。

“来,过来嘛!”叶修笑眯眯地走近,苏沐秋只觉得寒风凛冽,下意识地又退了一步,然后——

“噗哗!”一大把粉末从天而降,洋洋洒洒。经过苏沐秋,粉末却像感受得到他一样,瞬间就没入他的身体,消失了。

苏沐秋身上腾地闪起一道柔和的白光,画面非常华美……如果挡去了苏沐秋蛋碎了一样的表情就简直完美了。

“靠!给我弄这个干什么啊!”苏沐秋悲愤了,“我最近一直遵纪守法好吧?”

“呵呵,不知道今早是被哪个鬼给压了。”叶修冷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苏沐秋。”

“屁!会不会用成语啊你!”苏沐秋果断地送他一个性感全翻的白眼。作为一个鬼,虽然能在普通人面前露面的几率比较小,但是各种吓人的技能还是要点满的。

什么,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这是作为一只鬼的基本素质,懂?

“你估计自己还不知道,我说真的,”叶修突然严肃起来,“其实你今早压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

“你身上的气息变得有些浑浊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次去干嘛了啊,沐橙男朋友劈腿是错,可你也不能就那么,”他吞了口口水,一脸不堪回首的样子,“在他和他那个新女友……那个那个的时候,吊在上面吓他们啊。”

苏沐秋听了叶修的话,本来一脸阴沉,现在却立刻就是一副得意的表情:“切,他和沐橙分手不就是因为找了个富婆嘛。好了吧?现在痿了吧?活该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到一半,苏沐秋终于接受到了叶修深沉的死亡凝视,别过头就有些尴尬地咳了一下:“嗯……这个嘛……诶?不对啊,靠,你自己明明早就知道好吧?”苏沐秋突然反应过来,张口就是一句爆粗,然后在叶修摇着剩余粉末笑眯眯的表情下一个瑟缩,“不是嘛?那个上吊的绳子还是你涂了高级摸摸粉我才能用的。”

“我只是成鬼之美,”叶修叹了口气,把粉末抖了抖,收了回去,“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嘛?那么阴损?”

“那要是你呢?”苏沐秋没好气地看他一眼。

“我?”叶修面无表情,“我要么联系叶秋,让他帮我做掉他——”

在苏沐秋目瞪狗呆的表情下,缓缓地接了一句,“要么自己出手,深更半夜找些伙计出来,画个阵让他们见见面,再趁他不注意把他给阉了——”

“物理阉割。”叶修看着面前被吓得缩进了地板里的某鬼,笑着补充。

“嘿嘿,当然是逗你玩的,”可怕的气氛持续了不到两秒就被叶修若无其事的笑脸打断了,“你那样也不错,下次注意点不要黑化就好了哟!”

看着叶修甩着净化粉欢快离去的背影,苏沐秋默默地想他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干脆就不要出手好了。

——————cut!——————

高雅的咖啡厅里,轻缓的钢琴曲在一遍遍地回放。这家咖啡厅消费较高,却常有人愿意来这儿消遣,也不过是为它优雅而安静的环境。

此时,叶修坐在一个双人座位上,面前摆了一杯鲜榨橙汁,却插了两根吸管。

别人要是看过来,就是叶修在淡定地一个人吸着橙汁。

可是没人知道,叶修的面前,苏沐秋正满足地吸着橙汁的精气。

“够了啊你,”叶修小声地说,“越来越没味儿了。”

苏沐秋听似没听,继续悠哉地吸着,还明目张胆地吮了一下。

叶修白他一眼,也不理他了。略略抬高视线,叶修看向坐在前桌的,此次的任务目标。

王杰希,男,今年二十五岁,单身。近期被恶鬼缠身,且恶鬼等级较高,难以制服。

果然,此时叶修就能看到,王杰希身边缠绕着一团乌压压的黑气。他本人神色有些困倦,正对着笔记本电脑敲字办公。

“这次就要找他?”苏沐秋吸完了橙汁的精气,满足地叹了口气后,轻飘飘地跳起来,蹲在桌子上,顺手就搂住了叶修。

“就是他,”叶修微微点点头,用气音对他小声地说,“他的任务等级可高了。抓捕归案可直接奖励十万元,净化超度你猜多少?”

“五十万!厉不厉害?”

悲剧啊,驱魔世家出生的叶大少爷,如今为了钱而奔波,不知道别人听了会怎么想。苏沐秋啧啧感叹。

其实他知道,叶修并不是一个很重视钱财的人,说潇洒点就是是钱财如粪土。这也导致他不但总是没钱,而且对生活品质要求极低。

这个导致他存活率极高的特质是在和苏家兄妹艰难度日的时候发现的。从那时起,叶修和苏沐秋就不是在为自己打拼,而是在为苏沐橙。

之所以开始重视钱财,就是因为要供苏沐橙上学。

苏沐秋简直疼坏了自家妹妹。苏沐橙性格很好,温和又开朗,长得又特别漂亮可爱,讨人喜欢。苏沐秋就从未成年时就开始暗暗想,妹妹以后结婚找老公,妹夫一定要自己好好亲自挑选。

然而,还没等到苏沐橙毕业,还没等到自己成年,苏沐秋就这么荒诞地死于一场车祸。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苏沐秋知道叶修其实特么是个阴阳眼。

苏沐秋是个怎么也超度不了的鬼。不仅因为叶修护着,更因为他自己执念过重。

“什么执念啊?”叶修曾经问过。

“大概是看到沐橙出嫁吧。”苏沐秋倒立着悬在叶修头顶,试着用脚去勾挂在上方的水晶灯,笑着说。

鬼魂是不会做梦的。

苏沐秋却好像老是看见,苏沐橙穿着婚纱,笑得骄傲而灿烂的样子。

那画面很烂俗,还飘着七彩花瓣。

但的确很美。

“那就是执念。”叶修抬头看着他,两人眼神对视,水晶灯璀璨的亮光直接穿透苏沐秋,好像穿透生死。

他看见苏沐秋的眼中闪着璀璨光芒,甚至甚于水晶灯。

“我听说,那是很美的。”


——————分割吧,跑题了qwq——————

“去,要不是上次给你了高级摸摸粉,我用得着到处筹钱吗!”叶修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摸摸粉其实学名叫抓捕粉,顾名思义摸摸,那就是可以让活人接触到灵魂的。而高级摸摸粉,就可以让死人摸到凡间事物,甚至活人。

而所谓高级摸摸粉十分之昂贵。叶修不由地就想起喻文州似笑非笑,挑着他下巴说欠债多少多少时的情景。那实在是有一种……被调戏?的错觉。

“要不过去搭讪一下?”苏沐秋看似认真实则幸灾乐祸地出着主意。

叶修想了想,发现其实也未尝不可,耸耸肩就站起来了。

“介意拼桌吗?”叶修今天难得穿得人模狗样。略有些别扭地整理好衣服,他走上前去,礼貌地轻声问道。

王杰希抬起头来,略有些诧异。叶修这才发现,王杰希看起来是那种俊秀的翩翩君子型,长得还不错,可是……

为什么,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

当那样一双眼睛诧异地望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

卧槽,好像有点萌!

不不不,这是叶先生的想法。因为苏沐秋已经在一旁笑翻了——真翻。

还好叶修心理能力强,这才完美地维持了脸上的微笑。

“嗯,不介意。”王杰希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他的余光一扫旁边,发现明明还有座位。那这人是想要干嘛?

“有什么事吗?”待叶修坐定,王杰希心下疑惑,直接开口就问了,反而搞得叶修有点懵。

这么直接?叶修有些好笑。看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呐。

他料到叶修不是单纯的拼桌,先发制人,才保有主动权。

“其实是有的。”既然这样,也省得废话了。叶修便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他扶了扶鼻梁上用来装模作样的眼镜,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王杰希先生,对吧?我是这次公司派来的叶修助理,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咨询我。”

王杰希心下微诧。往时他出差,也没有见过什么助理的,怎么这次出差就特地派了一个?这次任务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但是毕竟今早就接到了公司发来的短信,王杰希还是不动声色的接过了名片:“你好,我是王杰希。”

两人之间略略沉默了一会,叶修还是开口了:“王先生,工作很辛苦吧?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还好,”王杰希礼貌地一颔首,“就是最近比较累。”

“要注意身体啊。”叶修笑着说。天知道他多久没应付过这种过于正式的场面了。礼貌的微笑?妈呀,差点就忘了。下意识一笑就是嘲笑啊怎么办!

然后就是再次的沉默。王杰希看起来也不想多说,叶修也就没有再去搭话了。他表面上摁着不久之前总局刚配的手机,实际上用险恶的余光瞪着绕王杰希漂浮的苏沐秋。那货笑得很快乐,而且是夸张地,放肆地,故意地笑,表示作为一个阿飘的幸福。

正和苏沐秋放着眼炮,无意间,叶修突然发现,王杰希身上的黑气突然好像开始努力地融进王杰希,竟然是想要……上身?

卧槽,这可不行。叶修机智的大脑飞快地开始转动。于是一秒后他站起来,拍拍王杰希的肩,在王杰希诧异的目光下,笑容灿烂地搂住了他。

“王……老王,工作了这么久,累了吧?先去吃饭吧!”

这里不能大声说话,于是叶修就压低了音量。又因为是搂着,两人靠得很近,叶修的气息就这么喷洒在王杰希的耳边,吹得他有点痒。

王杰希呆住了。

叶修看着那股黑气不甘心地退了出来,终于松了口气,连忙放开他。

王杰希还是有点呆。怎么了,那一瞬间怎么心跳……有点加快?

……所以说王先生,不要想多,这只是附体的正常反应,不是所谓的被爱情之箭射中的感觉。

但王杰希也是一个理智的人。他垂下了头,平息下狂躁的心跳,轻轻地说了声好。

但是……两人收拾好出了门后,有点面面相觑。

刚才为了用自己本身的强大气息先驱走王杰希身上的鬼气,叶修就随口扯要去吃饭。可是出了门才发现现在刚过下午四点,且又时值夏季,天亮得不得了。

……嗯,有点点尴尬呢。

叶修挠了挠头,干笑了一下,转而对王杰希说:“干脆我们先回酒店吧?现在还早呢。”

王杰希也无所谓。其实现在就算去吃饭他也无所谓,反正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都完成了。

于是两人就打了辆出租车回去了。回去的途中,苏沐秋显然非常好奇王杰希身上那坨鬼气。他也有试图和那坨鬼气沟通一下,可惜那坨鬼气好像异常高冷,完全不鸟他。

“完了,老叶,我受到了伤害。”苏沐秋热脸贴了冷屁股,非常委屈地回来诉苦。

叶修掏出手机,打开短信界面,噼里啪啦就打了一串字。

“你能看得出它的性别吗?”

看到了短信,苏沐秋又扭头回去仔细打量了一下。结果这坨鬼魂实在是黑化得太严重了,完全就是一团黑。

“看不出,长得和翔一样,应该是男的。”苏沐秋就飘了回来,说道。

“要你何用,滚!”叶修冷漠地打完了字后又删掉,完全不理苏沐秋的鬼哭狼嚎,把手机塞回了裤兜。

如果王杰希看得到鬼,那此时将会非常地热闹。

可惜他看不见,于是情况就变成了,他坐在一旁,叶修坐在另一旁。叶修带着微微笑容摁着手机,而他们中间横亘了一大片座位。

王杰希觉得莫名的,有些委屈。

Excuse me?

王杰希下榻的酒店离咖啡厅也不远。稍稍塞了一会儿车,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

叶修跟着王杰希一起到了他入住的房间。房间很整洁,看起来王杰希只回来放完了行李就走了。

“行,那我先回去啦。”叶修笑眯眯地和他挥挥手就道别了。

王杰希有点始料不及——这就回去了?

是的,这就回去了。

看着叶修从裤兜掏啊掏啊掏出了一张房卡,并刷开了自己对面的房间后,王杰希只觉得,很好,叶修,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短暂地cut一下————————

叶修一回房间就开始收拾公文包。

幸好王杰希没看他的公文包,不然他估计得以为叶修是什么毒品倒卖。

一罐罐,一袋袋各式各样的粉末与液体,上面标了各式各样诡异的名字。

摸摸粉,净化粉,画画水就算了吧,沐浴乳是什么鬼?

“这的确是沐浴乳,”叶修笑眯眯地,“虽然加了可以掩盖自身气息的药物,但是的确可以用来洗澡哦!”

苏沐秋只觉得自己无力吐槽了。

“严肃点!我这次带这么多东西还是有用的,”叶修的表情肃穆了起来,“你不知道啊,那个王杰希……”

“特别容易……”叶修耳朵鼻子突然同时一动,动完就是一愣,“呃?”

“不对,怎么王杰希那边气味有点怪?”

“我也觉得!”苏沐秋严肃起来,“一股子鬼骚味!”

一人一鬼对视一眼,匆忙翻身起来。

“对了,你刚刚说王杰希容易干嘛?”推门出去,苏沐秋还不忘打听一下刚才终止的话题。

“他特别容易被附身。”叶修看了看他,头痛地说。

苏沐秋神情就是一凛。

“叮铃……叮铃……”跑出门,叶修扑到王杰希门口,狂按那个门铃。

结果,无人响应。那股所谓鬼骚味儿顿了一下,瞬间愈发浓郁起来。

“妈的,好呛啊!”苏沐秋痛苦地捂住了口鼻。他闻不到凡间的味道,但所谓鬼骚味却不属于凡间。

“撬门吧!”叶修按了半天门铃无果,回头严肃地对苏沐秋说。

“……”

“……”

“你确定?!”苏沐秋表情有些狰狞。

“确定。”叶修表情更狰狞。

“不一定能成啊!”苏沐秋痛苦。

“不能成就超度你!”叶修立刻拉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了那袋所剩无几的,所谓价值连城的,高级摸摸粉。

“来吧来吧,”叶修一下倒了一半出来,抹在了苏沐秋的手上。

凉凉的,冰冰的。是死亡的气息。

苏沐秋捏了捏手腕,咬了咬牙关,接过叶修从他的哆啦A梦一样的公文包里掏出的铁丝,伸进门锁里撬了起来。

现在楼道里没有什么人,至于监控,叶修早就串通好了,这几天都是荣耀的人,倒不足为惧。就是怕有什么无知路人,看到铁丝自己在撬门被吓死。

好在苏沐秋动作快,他们运气也不错,没有什么人经过,门也在大概一分钟后宣布告破。

叶修立刻就冲了进去,苏沐秋在后面跟着飘进,连忙就把门给关了。

进了屋,就发现王杰希死死地靠在墙上,表情痛苦,而身边黑气浓郁,几乎快要滴出墨汁来。

“操!”叶修暗骂一声,冲上去一手按住王杰希,另一只手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同时一抖抖出了驱散液。

叶修打开盖子,死死按住王杰希,就给灌了下去。

王杰希表情立刻变得更加痛苦。他现在意识很混沌,几乎就要被操控。一口驱散液下去,那诡异的味道呛得王杰希咳了出来。他表情迷离,半睁眼,好半会儿,疑惑地唤了声叶修。

叶修不敢松懈,丢开驱散液就两手捧住王杰希的脸,使劲捏了几把,还扇了一下。

“王杰希!老王,大眼儿!嘿!嘿,不要睡觉,清醒!”叶修使劲捏他,王杰希就这么呆呆地由着他捏,被捏得几乎变形,大小眼里透着一股子迷茫。

黑气仿佛愤怒了一般,倏地就大盛了起来。叶修心道不妙,一狠心,忍着痛咬破了舌头,刚要一口喷上去,就被王杰希突然使劲抓住,哗啦啦地一下扑倒在床上。

苏沐秋在一旁吓得都要升天了,却毫无办法,只能用力去踹那坨黑气。那坨黑气忙着应付叶修,也没空鸟他。于是我们至今不知道苏沐秋到底受到了多少伤害。

而此时叶修被王杰希狠狠地压在了床上,只觉得快要断气。他被这么一激,狠劲儿也上来了——而从来没人敢和叶修比狠。

叶修,艰难地抽出双手,啪地拍在王杰希的脸上,自己双腿同时一伸,极具柔韧性地用力缠住了他的后背。堪堪稳住王杰希后,他用力一抬头,自己的嘴唇就这么狠狠地撞在了王杰希的嘴唇上。

王杰希倏地瞪大了眼睛,双眼非常滑稽地变得一般大小。

而我们至今仍不知道苏沐秋到底受到了多少伤害。


tbcccccc

啊哈哈写得好爽!最悲催的事情来了!我本来打算一发完的啊一发完,然而就这么悲剧地失败了。

好吧,那这就是上了。

再见世界。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