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all叶】突发式abo病毒(上)

也许有中也许有下,也许什么都没有,反正短篇写来玩玩嘿嘿嘿。

小学生文笔,跑题外加拖沓外加跳来跳去过渡混乱。

强行新闻体,天知道我多久没看过新闻联播。

一直很想写的一个梗……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感觉驾驭不了qwq

梗是有一天世界突发了abo病毒!所以老叶你到底是什么!

前方ooc,请买好保险!

——————叨逼分界线——————

00

“不是,老叶,我怎么觉得今天早上起床嗅觉系统有些紊乱呢?“

“屁,我怎么没闻到。“

“屁!你鼻塞,闻个蛋啊!“

“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到底?“

“一股……呃,有点刺鼻的味道?有什么东西烂了吗?感觉好冲啊!“

“不对……好像还有点甜甜的……什么鬼啊?”

“……是你自己烂了吧。”

 

01

最先是方锐发现的不对劲。

他早上起床,就隐隐约约地闻到一股淡淡的,但是不容忽视的,有点呛的味道。挠挠头,他不解地刷完牙洗完脸出了门,就看见了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看昨天职业联赛的叶修。

 

可惜,目前还比较早,能和他探讨一下这些味儿是从哪儿来的不可能是叶修,因为他从前几天就开始鼻炎,一直鼻塞鼻塞,到现在还没好。

 

那就算了。耸耸肩,方锐挨着叶修坐了下来。

 

“你和我挤什么啊?起开!”就见叶修一脸嫌弃。

“没事儿,我不怕你传染,”方锐笑嘻嘻地,也不走开,反而凑得更近了,“我很强壮的,要不要试试看?”

“滚吧你。”

最终叶修也没有赶走他。两人一起挨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早晨七八点,还是比较安静。耳边只有解说员激情澎湃的声音,荣耀的特效配音还有……叶修的呼吸声。一呼一吸,一呼一吸……一时间方锐的心跳竟然有些快。

是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方锐竟然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叶修了。

也许是喜欢他在赛场上横扫千军如卷席,也许是喜欢他在赛场下认真起来的可爱神情。只要发现心跳稍稍失控,那就是心跳完全失控的预兆了。

一旦发现了他一点点的好,就会发现更多更多。

喜欢他懒懒散散,喜欢他专注认真。甚至他猥琐起来的身姿都让方锐心动不已。(呵呵呵)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偷偷地看了一眼叶修。

今天的他好像格外的……迷人?黑润的眼睛睁圆,透着一股子认真,柔软的发梢,揉得有些红的鼻尖,抿着的淡粉色的嘴唇,还有流畅的脖颈线条一直延伸到宽宽松松的白色衬衣……要是还有那沙哑的鼻音,难耐的呻吟……

“什么啊?我刚才起床就闻到一股子冲人的味儿,怎么现在更冲了?“

苏沐橙的声音响起来的瞬间,方锐终于回过神来。

……然后他捂住了脸。

完了,这下完了……

 

02

陆陆续续的,大家差不多都起了床。现在聚集在客厅的众人,面色严肃,其中有人掩着鼻子发困,有人掩着鼻子皱眉,有人掩着鼻子……想要打喷嚏。

“现在,有多少人闻到臭味的,我再确认一下。”苏沐橙清清嗓子,认真地说。

“方锐?”

“唔!”他遮着鼻子,显然很受不了地往叶修身上靠,被叶修一掌推开。

“柔柔?”

“嗯。”唐柔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她一般是不会做这些稍显失礼的动作的,但现在的确是有些呛人。

“还有包子?”

“唔唔唔唔唔!”包子夸张地捂着鼻子连着嘴巴,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还有就是我了。”苏沐橙转过头去深呼吸一口,转回来后显然脸色好多了,“那么奇怪的就是……臭味好像就是从我们身上发出来的,为什么只有我们闻得到?”

“还有小乔,”苏沐橙接着补充。大家忍不住都朝他那里望去,就见他面色潮红,捂着鼻子低头不敢出声,“怎么他身上……有股甜甜的味道?”

“这就奇怪了,”魏琛抱着臂深沉地说,“什么香的臭的,为什么老夫一点都没有闻到?”

“我也是。”安文逸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略显困惑。

“同上,”陈果挠了挠头,“我又不像叶修鼻塞。”

莫凡小小地点点头,表示他也没有闻到。

大家面面相觑。

然后发现苏沐橙脸色不太自然。

然后苏沐橙看了唐柔一眼。

唐柔接收到了苏沐橙的信号,转换了一下频道,然后瞬间瞪大了眼睛。

“什么啊你们,眉来眼去的。”叶修揉了揉鼻子——吭,还是鼻塞。

“嗯……朋友们,”苏沐橙犹豫了一下,终于艰难地开口,“你们听说过……”

“现在插播一则紧急新闻!”播完职业联赛开始播广告的电视没有关,这个时候却突然跳转到了新闻。大家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冲到了电视机前。

“今天早晨大约五点开始,不少市民反应发现自己开始闻到怪异的气味;同时,又有人指出,气味根本不存在。”

“今天早晨七点三十六分,国家医学院及国家科学院发表声明,表示这种现象可能是大范围的突发变异现象,但请市民不要惊慌,这对人体基本无害,只是会稍稍改变人体构造。”

“经工作人员的资料查阅与实验,猜测这大概是几十年前,有人提出的,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人体构造,”

“这是一种较为小众的世界观,提出后受到少数人的支持。专家称,现在我们的这种情况,基本可以参考此类人体构造,大概可以称为——”

“abo型突发性全体变异。”

“相关信息会在接下来的新闻中呈现,请大家稍安勿躁。”

………

什么鬼?!

 

03

稍安勿躁是不太可能的,现在大家都安不太下去。

在场的妹子竟然成了知情人,苏沐橙在经历过了开始的震惊之后,狠狠地捏了一下脸,终于神志恍惚地和大家科普起来。

只有叶修觉得简直寒风飘飘落叶,自己妹妹整天都在看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哦!所以说……alpha和omega就是有味儿的,beta就是没味儿的?”方锐整理了一下信息,艰难地说道。

什么啊,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啊?苏沐橙有些汗颜,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所以我不是alpha就是Omega咯?不对啊,那为什么老叶你没有味道?难道你是beta?”

方锐凑过去揽着叶修:“你说,腺体是在脖子后面是吧……”

“滚,我没味儿!”看着方锐凑着凑着就把脸凑到了自己的脖子旁,叶修终于忍不住了,就要把他给推开。

“哎呀等等嘛,”方锐反而将手一环紧紧地抱住了叶修。他的手搭在叶修的腰上,顺势捏了一把,软软的,弹弹的。他顿时有点心猿意马起来。想起刚刚对叶修的想法,方锐只觉得一阵阵热气冲上脸,搞得他有点晕晕乎乎的。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叶修挣扎着要推开的动作,凑近脖子后苏沐橙说的所谓腺体的位置,方锐好奇地按了按,进而深吸了一口。

“靠!”仿佛被按到什么开关一样,叶修一惊,瞬间就弹开了。方锐被推得一个趔趄,表情却难得有些呆滞。

“啊?叶修你难道是Omega?”苏沐橙看着红了脸的叶修,竟然感觉莫名的可爱,”可是我怎么没闻到什么信息素的味道?“

“是啊,一帆都有味道的。”看着被安文逸安抚着,脸色稍微好了一点的乔一帆,唐柔好奇地说。

“那就我来闻一下吧!”包子兴高采烈地就要走过去,被叶修给强烈制止了。

“咳咳,不用了不用了,我应该是beta,没有味道,没有味道。”

“那你干嘛跳开啊?”方锐回过神来,委屈极了。

“因为你太猥琐了,下意识的。”叶修真诚地说。

“去你的。”方锐竟然只是嘟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垃圾话。

但是那一瞬间……方锐看向自己的手指,轻轻地嗅了一下。

感觉好像有味道?很淡很淡,但是到底有没有?

淡淡的浓烈的味道……

好奇怪。他偷偷嗅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脸又红了。

那一瞬间,分明有一种冲动。

想咬下去,甚至是……

想要占有。

 

04

 

由于突然的集体变异,公共秩序出现了小小的紊乱。现在只要上街就能看见穿着警服的警察,兢兢业业地执行着任务。

集体变异的两天后,联盟宣布停赛一个星期,这个星期交给选手们适应外加……体检。

是的,必须要体检。全世界的医生啊科学家啊专家啊什么的估计都疯了。天知道这些天他们恶补了多少abo小说,又想破了多少个头颅,想那个什么鬼发情期会不会有——即使目前还没有发现有人发情,还有抑制剂到底要怎么做。

虽然目前还没有什么专业的方法,但是必须要做的就是先采集一下血液样本,等待科学院那边交予分析方案,以及让非beta的医生闻闻你到底有没有味道。

简直悲催。

由于是分批体检,叶修、苏沐橙和方锐这几人刚好抽到了今天的号,于是就全副武装,屁溜儿屁溜儿地跑去医院了。

乱七八糟地各种手续填完,最后终于等在体检室门口的时候,都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小时了。

三人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聊天,突然听见不远处一片骚动。

三人循声望去。

嘿,看自己这全副武装的悲催样。

霸图F4,全部只是随意地穿了一身比较低调的服装外加每人一个墨镜。韩文清走在最前,震慑技能点满全开,周围竟没有一人胆敢上前。

“哟?老叶!你也来了?“看见他们三人,张佳乐摘下了墨镜,显然有些惊讶还有……惊喜?

“真好啊老韩,”叶修啧啧地感叹了一下,“要是我有你这技能就好了。”

韩文清抽了抽眉毛,也摘了墨镜。

周围人瞬间散开,同时护住自己的钱包。

“啧啧啧,”方锐感叹,“你是聚怪,他是清怪。以后带着你俩出门,去毒牙沼泽都不带驱虫烟的。”

“还不用骑士。”林敬言摘了墨镜,笑着补充。张新杰和他们问了个好,就默默地取下墨镜,整齐地折回去,放在了眼镜盒里。

“怎么,老叶,你是哪个性别啊?”张佳乐凑过来,神秘兮兮的。

“你猜啊?”叶修瞅他一眼,呵呵地笑了。

一言不合就开嘲讽,无耻啊!张佳乐摸了摸鼻子,居然觉得今天的叶修莫名可爱。

“还真别说,我闻你身上好像没味儿,应该是beta。”想了想,张佳乐还是趁机凑近去闻了一下。

“起开!”叶修嫌弃地拨开了他的脑袋,“那你是什么啊?”

“我?我应该是alpha吧?”张佳乐挠了挠头。

事实再无奈,多少也消化得差不多了。现在大家的情绪稳定下来,总算没有开始时那么冲人了。可是霸图四人一到,四周味道还是臭得浓郁了起来。方锐多少猜到这几人估计都是alpha,却忍不住要喷喷垃圾话。

“那不一定,”方锐看着张佳乐就不舒服,凑过去搂住了叶修,“能闻着味儿?那说不定是Omega呢。”

“总不能我们四个都是Omega吧?”张佳乐嗤之以鼻,“不是说什么,Omega很稀有的吗?”

“卧槽那有点可怕,”叶修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却笑得很促狭,对着韩文清说道,“老韩啊,我还真想象不出你是Omega的样子。”

韩文清嘴角抽搐了一下。

就看见苏沐橙笑得尤其抽风。

……为什么总感觉这场突发变异袭来,女性们都很激动,为什么?

Excuse me?



tbc 应该吧

麻麻,没有什么手感……

感觉略崩qwq

评论(15)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