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方叶】了了,解了(08)

直接开始!

来吧,点心,老叶接好!

 

——————随便一条分界线——————

 

*我记得刚找到他那天,简直满心满念都是欢喜。欢喜到失了风度,飞奔过去就抱住了他。

 

他的怀抱冰冰凉凉的,当时只觉得很舒服。

 

哪像我后来再找到他,颤抖地把他刨出来抱住,只觉得浑身上下尽是彻骨寒冷。*

 

嗨,我叫唐柔。

 

即使出身不错,但现在我的的确确的是传闻中武林邪教兴欣里的一员。 

 

其实在当地很多人都知道,以前兴欣只是一家小有名声的小酒楼,我也只是在其中一个普通的伙计。

 

我们老板娘叫陈果,是条行为举止皆带着江湖豪气的女中汉子。但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她的内心世界其实还是很柔软很美好的,只不过父亲早逝,被迫早熟,生活的磨砺来得太早,硬生生把她磨成了条汉子。

 

一次重阳佳节,我陪她喝酒。她咕噜咕噜几瓶酒下去,搂着我就开始傻笑。

 

“柔柔啊……”

 

“其实,我很想到处走走……”

 

“带着我爸,全天下的去逛逛……”

 

“但是不行……”

 

“千机未见刀刃,这是我父亲的责任,也是我的……”

 

“我的……”

 

然后她就倒了,眼眶微润。

 

我不懂,但是也当做没这回事。打探人家隐私不对,我就尽量不让果果和别人喝酒,毕竟我直觉这事应该还是比较隐私的。

 

后来,时间静流。一个晚上,我们在楼上听见有人用力敲门。我和果果对视一眼,匆匆下去开门。

 

拉开大门,就见一个蒙着面巾的女人,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哭得伤心欲绝。

 

我听见她哽咽的声音,不断重复,重复,终于辨认出两个字——千机。

 

——“千机未见刀刃,这是父亲的责任,也是我的……”

 

果果低沉而忧伤的音调还回转在耳边。

 

这一夜开始,很多人的命运开始悄悄地被改变。

 

我也知道了很多事情。

 

比如很多年前,著名的苏家家主爱上了一个贫家女子,和她生下了两个孩子。

 

比如,贫家女子后来过世,苏家家主将两个孩子送走,同时将家族世代流传的千机谱寄存到了兴欣饭店,交由陈果父亲——也是他的多年好友保管。

 

比如,兴欣饭店一直暗中寻找两个孩子,后来终于找到。其中,哥哥天赋异禀,破译了几百年来苏氏家族中几乎成废谱的千机谱,锻造了千机伞。

 

比如,两个孩子,哥哥叫苏沐秋,妹妹叫苏沐橙。

 

眼前这个蒙着面巾哭得眼睛红肿的,就是苏沐橙。

 

那个奄奄一息的,在她怀里睡着的,叫叶修。

 

而苏沐秋已经死了。

 

“他是我哥哥的挚友,来继承千机谱。”安顿下来后,苏沐橙稳定了情绪,肿着眼睛低声说。

 

她生得很美,即使是肿着眼睛也别有一番凄楚美态。

 

“但……”陈果有些犹豫,“千机谱不是要……”

 

“是的,”眼前的美丽女子倏然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像是愤怒,像是痛苦,“千机谱要武功尽废之人才能学,我知道。”

 

“他就是。”

 

后来的事,你也多少猜到了。

 

我说过,果果其实是个十分感情用事的人。她听闻了叶修的事,十分愤怒——愤怒得过头了。

 

于是,她一边被那个叶修气得七窍生烟,一边心疼他助他恢复武功。叶修呢,虽说很嘲讽,但其实人很好。他一心一意地钻研千机谱,很快就掌握了这门绝世武学。

 

他确实是个天才。

 

沐沐——也就是沐橙,她那时还是嘉世长老,时不时还得回去那个她实在痛恨的地方。

 

然后……其实我觉得,不用再说下去了。

 

毕竟现在你看我们,江湖上不也是响当当的吗?

 

但是现在的我,的确是有些麻烦了。

 

这次我们前来西岸森林猎杀入魔的火狼,夺取它的利齿——那是提升千机伞的重要材料。

 

是的,很遗憾,当时苏沐秋还没有完成这个宝物,就发现千机谱竟要武功尽废之人才能习得。之后,他就放弃了锻造。结果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置,就突然过世了。

 

其实这之后,果果是可以不再掺和这件事的了。但是她的父亲实在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再三嘱咐女儿要继续守护。若实在没有后文,就在三十年后将其处置。但现在三十年也过了,果果却实在不甘心,就干脆守了下来,一直等到那个夜晚。

 

幸好等到。

 

回归正题。现在,我先出来打探敌情。可是西岸森林实在地势复杂,我还没探到什么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但我也不是会随意放弃的人。既然没有路,那就自己走一条出来吧!

 

我攀枝折木地穿过森林,一边还在小心警惕。不知走了多远,突然,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响起。

 

我连忙一个转身,躲到了树丛后。

 

叶丛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我屏住呼吸,不敢大意。突然——

 

一只兔子蹿了出来。

 

我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松口气。但气还没松完,瞬间一只大虎从叶丛里挣出,扑向了兔子。

 

……然后我麻木地看着一个人从叶丛里蹿出来,一掌劈在虎头上。老虎悲鸣了一声,摇晃了一下就倒了。

 

那人跪在地上,拍了拍老虎的背。见老虎毫无反应,他终于松口气,撑着站了起来。

 

然后我和他四目相对。

 

“啊!!?”他忽的一下便惊叫起来,好像被吓得不轻,很夸张的样子。

 

我一点都不相信他。他不可能没有发现我,但我惊讶的是我竟没有发现他。

 

“我的天,在这么一片鸡不拉屎的地方,竟能遇见如此美丽的小姐!”没想那人却一步后退,很礼貌地一颔首,“你好,小生姓方名海字无量,路过此地,敢问小姐芳名?”

 

“你好,”我朝他微微拱了下手,“我叫唐烟。”

 

笑话,现在兴欣在外,名声不小——恶名远扬,现在就我一个人,虽说我向来喜欢以一敌百的霸气,但也不是愚蠢。谁知道这人是从哪里来的?

 

“介意同行吗?我也许可以护送小姐一程。”

 

“不用了,谢谢。”我一点也不想招惹这个人,但这不代表这人也是这么想的:”小姐一个人在此,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可以?你来这里应该是来找入魔的大灰狼的吧?我知道在哪里,随我去怎么样?”

 

……算了。反正我现在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干脆就和他走,看看他要搞什么名堂!

 

一路上,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他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老是东望望西看看,也不知道想干嘛。

 

“对了,”他突然转过头来,犹豫了一下,问,“这次猎捕……兴欣也是有参加的,对吧?”

 

我心下警惕,面上尽量平静:“是吧,怎么了?”

 

“哦!那就好!”他眼睛一亮,笑了。

 

“怎么了吗?”我有些好奇。

 

“没什么,我一个熟人也在那里。”我看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那里有一块东西微凸起来,“运气好的话,肯定能见到了。”

 

我也没去纠结那“运气好”和“肯定”间的小小矛盾,反而有些微讶。是谁呢?我却没再去问了,以免露出什么端倪。

 

再七弯八拐地走了一段路,渐渐的,我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的说话声和打斗声。难道他真的知道在哪里?我看了他一眼,他却依然是一派淡然悠哉的样子。我便也静静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稍微警惕,跟着他不声不响地接着走。

 

越往里走,打斗声就越清晰。终于,到了差不多影影绰绰已能大概看见现场时,他忽的猫下腰来,然后鬼鬼祟祟一探头,瞄了几眼,回头对我说:“如今情势未明,我们偷偷摸过去吧。”

 

我个人非常不喜欢“偷偷”之类的词汇与动作。迟疑了一会儿,却终于和他一起蹲下,只不过动作应该是十分之别扭,因为我分明从他的表情里解读出了嫌弃一类的情感。

 

他欲言又止了一下,终于扭过头,继续偷偷地看着那边的混战。

 

我松了口气,也一起看了过去。

一般这样的猎捕,帮派间是不敢穿统一服装的,因为害怕被人发现身份从而遭到寻仇报复;然而帮派间又不敢穿得完全不一样,因为要是完全不一样打起来眼花缭乱很容易误伤。这个纠结到现在的解决方案还是不够完美,显得特别不伦不类,比如穿着不显眼的统一服装,在身上喷臭味水或香味水之类的。

 

但是这种“不显眼的统一服装”还是比较容易被熟悉的敌人给发现的,比如说现在在前面一块空地上和火狼混战的,应该就是霸图的人了。

 

“我们什么时候出去?”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问。说来奇怪,我看到战斗就常常忍不住热血沸腾,甚至失去理智。这算是个毛病,叶修也有帮我稍稍控制过。虽然现在是好了不少,这个毛病却一直都在,改也改不掉。

 

“不用改,”我想起那个好像常常漫不经心的男人含着笑意说,“只要稍稍控制一下,不要杀得失去理智就好。好战可是件好事。“

 

我握紧了手中战矛。

 

冷静,冷静……

 

现在外面,火狼被下了禁言咒,发不出声音,十分焦躁。霸图的人稍稍有些手忙脚乱,显然人手不太够,这才让周围没有一个站岗的人。他们竭力不搞出太大的动静,希望无声无息地解决掉火狼,但这同时也增大了战斗的难度。

 

分析完了情势,有个念头悄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一直在他的竹编大箱里翻找什么的方海,却恰好看见他眼睛一亮,从里面挖啊挖啊就挖出了一串信号弹。

 

……好吧,我好歹还是想到了的。

 

“咻——”一声尖利的呼啸声划破寂静的诡秘心思,于天际炸开一朵绚烂焰火。

 

那一瞬间,好像什么被引爆了一样,我大脑里某一根名叫理智的细线顷刻就被烧断了。

 

————————专业抢救各种尴尬——————

 

当方锐看见那个一直以来都很有分寸的,温温和和的女孩子操起手里的战矛咻地一声就蹿出去的时候,他简直就是目瞪狗呆。

 

什么鬼?怎么了吗?方锐连忙伸头去看——信号弹才刚放出去不久,各个帮派再怎么飞也没那么快。那为什么这个神奇的姑娘要突然蹿出去?难道她是霸图的人?不可能啊!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方锐本来也只是在旁边守着火狼守了太久过于无聊才到处乱走。遇见这个叫什么唐烟的女孩也只是纯属巧合,和她同行也只是为了多获得一点这次行动的消息。萍水相逢,方锐能救当然会救,但要是不能救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你虽修道,却毫无修道之人的心性……亏得你天赋高,心思也不坏……尘世之念,终究过多……”

 

他想起当时修道不久,吴雪峰和他说的话。

 

尘世之念……当然有。不说从小就生于尘世,混迹下九流,单是在懵懂时期爱上那个人,方锐这辈子就注定逃不脱这尘世之念。

 

尘世……尘世……

 

“……靠!怎么在这里……寒烟柔……”恍惚间,耳边传来几声慌乱的叫骂。

 

寒烟柔?!

 

方锐一个激灵,瞬间回过神来。寒烟柔?那不是兴欣的人吗?他忙伸头去看。战场上除了多出那个所谓唐烟,再没有其他人。那个看起来也是十分美丽动人的女子却有着超强的爆发力,一杆矛挑下去,带着红艳的火光,霸图的几人应声而倒飞出去,身上还沾着毒蛇一般的红火。

 

寒烟柔!

 

她在这里,是不是说明很快,叶修也会过来?

 

尽管她凶猛无比,但是毕竟寡不敌众,且火狼还在频频发怒。渐渐,她应对得已有些吃力了。

 

方锐按捺住狂乱的心跳。半年来的漂泊寻找,希望失望,思念,幻想……

 

他手掌一翻,周围的风好像瞬间扭曲起来,空气都变得模糊。

 

寒烟柔,必须要救!

 

——————召唤老叶咻!————————

 

我初初恢复理智,就见周围都是霸图的人。

 

血花扬起,飞溅,惨叫声,怒骂声,刀刀棍棍。我只记得我杀红了眼,痛觉好像都被麻痹。

 

但我知道,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不愿轻易放弃。杀!杀!我好像在怒吼,好像又咬着嘴唇死活不出声。我几乎感觉不到我自己,但是兴奋感却激得浑身都在发烫,这种失控的感觉不是第一次。

 

但是,终究只是精神在支撑,被刺中只是早晚的事。很快,一把剑砍了过来,而我已躲无可躲。

 

无可躲,只有扛。扛不过,便是死……

 

那一瞬,我闭上了眼睛。

 

没有如期而来的剧痛,耳边却响起了几声愤怒的叫骂。

 

……什么?

 

我睁开眼睛。

 

模糊,扭曲的风。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风,仿佛蕴含着疯狂的,失控的力量。眼前一个身着粗布白衣的人,手扭曲着,掌心好似托着疾风。我的眼前一晃,耳边擦过风的哀嚎,就见那掌破空般地拍在了那把大剑上。那把差点砍中我的剑竟被狠狠震开,连着那个举着剑的霸图剑士。

 

是他,那个姓方名海字无量的人。

 

“嘿,小姐!”我听见他朝我喊话,同时掌心一拉,一个拳法师竟被凭空拉了过去。他掌心一翻,一伸,那人惨叫一声,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弹开,直往我的方向,“振作点,收拾掉他!”

 

无可躲,只有扛。扛不过,便是死……

 

竟然不是。

 

我下意识地探出了矛,流炎飞快蹿过矛身,倏地汇集在矛尖,矛一动,被扔过来的拳法师就这么被钉在了矛上,发出惨厉的尖叫。

 

血花一溅,我的神魄好像忽然就回来了。

 

我一个激灵,立刻浑身冷汗。竟在大战中发呆,疯了不成!

 

回过神来,我便连忙三矛两矛补上去,直捅得他起不来后,再一脚蹬起,战!

 

再来了个人,这会儿就好多了。我用尽全力,只觉得如鱼得水。这时我才发现,这人的实力竟然这么强!这时,他正凝起念气,一掌拍在一人的胸膛上。那人在空中一扭,如箭一般往后射去,撞在树上,噗地就吐出了一口血。

 

正惊叹着,他突然在空中一个翻身,一脚蹬上冲上来的一人的脑袋,借力就趴在了火狼的脊柱上。

 

“你收拾一下这些人,快点!“他一边凝起念气,一边朝我叫嚷,”我先来控制一下这大……大红狼,它好像要暴走了!“

 

……好吧,这火狼是红色的,我知道了,你不用改口强调的!

 

一边汗颜,我一边加快速度。我也并非完全信任他,但他毕竟救我一命,这就先按他的意思做吧!

 

很快,堪堪收拾完这些残兵,我正打算使出最后一击,突然,一声惊喜的叫喊声吓了我一跳,竟让我陡然生出了些许恍若隔世的感觉。

 

“柔柔!你在这里!“是果果?!

 

最后一击使出的瞬间,我听见了爆炸的声音。是沐橙!

 

“靠——!!“身后的方海愤怒地大叫了起来。

 

我心下一紧,正打算告诉他们先不要伤害他,就听见沐橙的声音,似笑非笑。

 

“嗯,一半一半,这下清了。”什么?

 

爆炸的火光散去,被掀得灰头土脸的所谓方海竟然只是脏了一身,没有受伤。他顾不得拍拍灰尘就一轱辘爬了起来,伸头四顾张望。那火狼正好摔在他面前,他竟伸手一掌直接把它狠狠震了出去,那力道绝对胜过我看见的任何一次。

 

火狼被震开,扬起了些许尘土,视野却开阔了。

 

奇怪的,那一瞬间,世界好像安静了。

 

我从侧面,看见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真巧啊,点心。”点亮那眼睛的火——我循着那灼灼目光望去——是叶修?

 

我看见叶修扛着伞笑得吊儿郎当。

 

我看见方海撒开腿跌跌撞撞狂奔起来。

 

禁言咒估计到了时效,火狼开始哀鸣。沐橙冲上前去,轰鸣声如影随形,爆炸的火光随之而起。

 

其他派别的队伍好像到了,树林里窸窸窣窣的,在杂乱的声音中不是很明显,但我听见了。

 

我看见果果朝我冲了过来,满是担心的表情,拉住我关切地看有没有受伤。

 

我的视线被挡住了。

 

——————此处本章最后一条分界线————

对对对,又是我,许博远。

 

是,我是很不耐烦啊!这次行动,怕是又要失败了。

 

因为,赶到火狼所在地的时候,满地狼藉。火狼奄奄一息,苏沐橙正在轰炸。

苏沐橙在就说明叶修也在,叶修也在就说明抢占战利品这种事儿是不可能的了。

 

唉……诶,对了,叶修呢?

 

习惯性的,目光随之自动搜索——哦!哦?

 

怎么,身上还挂着一个?

 

怎么?!这不是?!

 

那个方什么什么吗?!

tbccccccccccc

我的错,我的错,是不是很久没更新了qwq

 

打斗不会写不会写不会写!但是好爽哈哈哈哈!!!俩货终于见面啦!!!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