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岔

溜了溜了

【方叶】了了,解了(07)

进入了文思枯竭阶段……

痛苦,产粮好累,我要被榨干了。😂

————画分割线好烦但我还是不愿放弃叨逼————

*那段时间,不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那样就太小看我的人生了,我可是和叶修相爱的男人。但那的确是一段浑浑噩噩,麻木困倦的时光。

我也是在那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往日生活里以为可有可无的懒散家伙。*

叶秋走了。

几天后,陶轩召集全体嘉世门成员及弟子,沉重地宣布叶秋联合妖物意图祸害嘉世门,被永久地逐走了。

大会上多少有些沉默。有人啜泣,有人冷笑,有人麻木,有人愤恨。许久不见的刘皓出现在了长老席上。他看起来有些疲倦,却一直都在笑着。那笑很晦暗,方锐看不懂。

他这几天都在沉默。

郭阳难得过来安慰他,让他不要太失望。

“虽然他是你的偶像,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叛变嘉世的坏蛋……”

效果一点也不显著。

吴雪峰没有离开。几天后,他疲惫地归来,风尘仆仆。

归来那晚,他叫方锐到了房间。

“他让我给你,”吴雪峰从怀里拿出一串红绳,尾端挂着一块长得奇怪的玉。

是玉环的碎片——叫它碎块可能更好吧。

方锐接过来,发现原本尖利的边缘被磨得光滑。

“他说,要你好好练功,不要太想他。”吴雪峰淡淡地道,却带着笑。

当晚,方锐梦到了一个人。

他有如纸的肤,如墨的发。二者合在一起,如一副灵动的画。

他长相平凡,却让人移不开眼。他有一双盈满故事的眼睛,但这双眼却常常懒懒散散地微微半眯。

他笑起来很好看。

他喜欢摸他的头。

他吹牛时常常自称哥,但其实你会发现他说的都是实话。

他说话直白而嘲讽,常气得人跳脚。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

他看起来对一切都漫不经心,但他其实看得很透。

他杀人杀妖无数,他好斗,却不爱杀生。

他有时好像脸皮很厚,有时却宁愿憋死也不表现他的脆弱。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被讨厌呢?

这样一个人,应当直面汹涌洪流,为爱的人光明正大地流干最后一滴血;

而不是受人嫉妒暗算,在悲哀的角落里一声不吭,任那无上荣耀蒙落灰尘。

梦醒,那人不在。青玉在床头,透着碧色光华。

之后,方锐好像恢复了往常活力,嬉笑如往,努力如往。

只是常常想起那个人。

云水堂和却邪堂隔了挺远,再说叶秋以前也常常不在却邪堂。他行踪飘忽不定,以前方锐也很少见他。

以前,他不在时,方锐不怎么会想起他。

现在好像跟以前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方锐却知道了,他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其实也有不同。

他偶尔会见到苏沐橙。那个往日里温和有礼的美丽女子仿佛披挂上浑身尖刺。见到方锐时,她常常是一怔,然后朝他淡淡一笑。

那笑强撑着坚强,底子里疲惫而虚弱。

除此之外,嘉世门里的人看向他的目光里带上了同情。

“被叶秋抛弃了……”

“是无辜的……”

“好可怜……”

对于这种幸灾乐祸般的同情,方锐不去理会。他没有解释,更没有迎合。

他比别人练得更认真,琢磨得更透彻。再加之他天赋异禀,不过两年就升上二级弟子。

在他升上二级弟子的那天,他听说江湖上多了个名叫兴欣的邪派。里面的老大好像叫叶修,武器奇形怪状,可千变万化,叫千机伞。

人人都认为那定是叶秋无疑,因为苏沐橙也在内。

苏沐橙在一年之后就离开了嘉世门——说来也巧,原本一般是五十年一期的誓约,竟然刚好就到期了。

除此,其他的就是一帮小有本事的乌合之众了——人们这么说。

原来叶秋真是邪教——人们这么感叹。

原来叶秋名叫叶修——方锐这么感叹。

后来的两年,兴欣名声越来越大。拦住朝廷马车抢银票的事情做过,打退边疆敌人的事情也做过;偷摸猥琐的事情做过,和各大门派抢夺稀缺材料的事情更是做得风云四起。他们像是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除了正派一片装模作样的骂声,倒真有不少人选择追随。

方锐也在两年后升上一级弟子。

“师傅,我不打算继续了。”升上一级弟子,还需等待两年一次的考核才能成为正式成员,但方锐已不愿再继续。

“也行,”吴雪峰像是早就料到一般点点头,“尚是弟子时离开还算方便,只需交上大概一百金币,再发誓不与嘉世为敌。”

方锐听了立即一阵肉痛。当弟子,还不会接触到嘉世机密,离开只需交钱,发誓也仅是口头。而正式成员离开当然较为麻烦,长老就更不用说,离开除非是誓约到了时间。叶修的誓约是永久的,而苏沐橙就是誓约到期离开的。但是一百金币……这些年方锐也算小有积蓄,这一百金币下去,基本上是全没了。

但是只是肉痛,他还是下定了决心。翻箱倒柜地凑齐了一百金币,又是折腾了好久。期间二丫老是哭,郭阳也鼻头红红。挽留没有用,他们知道方锐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倔强如牛。

“你要去找叶秋报仇吗?”有人问。

“我要去找他,”方锐答,“但不是报仇。”

“我和他向来无仇无怨。”

离开的时候,方锐背着竹编的大箱,看起来像个书生。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毕竟在嘉世门的日子也不短。

风吹散了云。这是秋末冬初,雪还未下,叶子还在零零散散地落。

送别的人不多,就云水堂这些人。郭阳用力地抱了他一下,和他碰了碰拳头:“好好混啊你,混不下去就回来。”

二丫眼睛红彤彤的,像只小兔子:“小芳你要乖啊……呼呜呜呜……”

方锐:“……”

最后是吴雪峰。他看着方锐,缓缓地说:“你知道你要去哪里吗?”

“我知道。”方锐直视他,笑了。

——我的目标很明确,他是我追随的方向,也是我的追随的终点。

“师傅你……”安静了一会,方锐斟酌了一下语句,还是问了,“你要一直都留在嘉世吗?”

“这倒不是。”吴雪峰愣了一下,笑了,“我打算带你师兄师姐成为正式弟子后再离开,反正我的誓约早就到了。”

郭阳和二丫早方锐一点升上一级,最近都在加紧练功,希望早早成为正式成员。

“那就好。”无所谓他说的是哪里好,反正也没人去问。方锐背好箱子,挥挥手,潇洒地走了。送别的人就这么看着这个身影消失在弯弯绕绕的山路上。

脚步轻快。

有雨轻轻落在肩上。

有风轻轻拂过脸庞。

有人轻轻离开山岗。

缘分这种事,怎么说呢,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缘踏破铁鞋无觅处?

缘分就是这么奇怪。

我在一个秋天,躲在一片树林,没曾想遇见一个你。

——那是我们相遇的开始。

缘分很奇怪,但方锐觉得,他和叶修的缘分一定不止于此。

即使止于,但除非叶修死了,不然方锐怎么可能会找不到他呢?

要知道——有他的地方,从来不少腥风血雨。

_________此处应有一条分界线________________

我叫许博远。

你们可能觉得我只是个名字起得比较走心的路人,但其实不然,要说起我的代名,那大概是……呃,不能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总比许博远知道吧。

蓝桥春雪是人们叫我的代号,我在外面化名蓝河。

我效忠于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蓝溪阁,而蓝溪阁是蓝雨门门下的一个重要机构。

我呢,就算是蓝溪阁里有头有脸的老大了。

我平日为人比较和善,大家伙都对我挺服气,大概可以算是,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卖弄了一下文采哈。

总之,我的生活过得算是幸福快乐。我的工作是带着一帮兄弟在一些入魔的妖物手中抢夺所需——一般妖物入了魔,虽失去理智更难对付,但身上的宝物却会愈加珍贵,品质更加高端。且妖物入魔一般带有怨气,不会轻易离开本地,那样更好搜集情报,甚好甚好。

人们总以为妖物入魔很少见,但其实不然,少见的是妖物成魔。妖物成魔就的确是百年难见,且极难对付,更级难出现,这里就不做讨论。而妖物本身就练妖法,心术不正比较容易入魔,但也只是比较。注意这个比较,我们这些帮派争夺的就是这个比较。

本来在争争抢抢中,我们这些大帮派也搞出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勾心斗角后收拾回家各找各妈是常见,硝烟四起撕破脸明天再见握手欢笑也不是没有。这么多年下来,我以为我的人生就要这么在波澜中不惊不吓地过去了,但是……

我还是想多了。

那天,那个叫做叶修的男人出现,拎着他那把千奇百怪的伞,咻咻咻把武林江湖以及无数人的生活,搅得惊涛骇浪,从此再无宁静之日。

停,这里不用画分界线,我可以继续讲下去。

反正呢,从叶修出现之后,作为蓝溪阁首席交涉员,我简直是天天撞墙,硬骨头软钉子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尴尬基本天天发生。我感觉我人生的大海来了个夸母,他不来喝水,他来玩水,甚至撒尿,简直无恶不作。我像乘坐在飘荡的小船上,队友们还老是笑眯眯或气哄哄地推我下水。

现在,一想到要工作,我就要哭出来了。

但作为一个真男人,大丈夫,我是不会轻易退缩的。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要是没有叶修,人生该多么美好。

这次我们要去西岸森林,里面的火狼妖入了魔。帮派要争夺的是火狼的利齿,那是很好的材料,而火狼的皮毛市场也很是走俏。

我带着我的弟兄们前往西岸森林附近下榻,入住了当地的一个小旅馆。那个小旅馆和蓝溪阁有合作关系,我们住得挺满意。

我们并没有做出大手一挥包了整个旅馆这种财大气粗的事,因此我的隔壁住的刚好不是本家人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是一个背着书箱的书生,看起来年轻轻的,自称是要赶考,路过此地,稍作歇息。

“小生姓方,单名海,字无量,上京赶考路过此地。我手无缚鸡之力,从小体弱,还望大哥多多照拂啊!”吃饭时,他屁颠颠跑过来拼桌,油嘴滑舌的。

我实在是不信他。当我傻啊,他这乍一看看不出什么名堂,其实细看还是可看出他是个练家子的。

我也就打着哈哈,不怎么去理他。

“大哥,不知你此次前来意欲何为啊?”他继续搭话,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要知道,这个西岸森林里啊,可是有入魔的大灰狼啊!”

哎哟我的妈,入魔的大灰狼,感觉好可爱怎么办。

我咳了一声,否定自己被莫名戳中了萌点,严肃地对他说:“兄台,的确如此。西岸森林里确有妖物,所以为了安全,我奉劝你明早就先行离开吧。”

“不要啊大哥,”那人一锤掌,笑得很猥琐地小声说,“大哥,不瞒你说,我可是很厉害的。你知道有多厉害吗?”他四顾一望,然后凑过来神神叨叨的样子,“我啊,可以单挑二十条入魔的大灰狼哦!”

“……”我恨啊,我怎么就居然在那一瞬间心怀希望了呢。

“总之啊大哥,明天让我跟你们一截吧,”他接着哀求,“我就跟到入口,绝对不会叨扰你们多久的!”

“但是西岸森林危险重重,恕我直言,你要是出事了,那……”

“没事的没事的!”他挥舞了一下手臂,表示没有问题,然后又小小声地对我说,“其实啊,我此行是来寻找那个传说中的叶修的。”

“你要找他干嘛?”听到这个名字,我条件反射地眼皮一抽。

“他可是我的偶像,”只见那人一脸笑意盎然,“我是要去追随他的。”

——————出来吧!分割线!——————

方锐回到房间,合上房门。门外传来蓝雨众人欢笑的声音,他靠在木门上,也不禁笑了一下。

叶修,叶修……

他摩挲了一下掌心的玉块。

我有预感,这次一定能找到你。

tbcccccccc

哈哈哈终于写完了












评论(5)

热度(16)